【天下澳门博彩官网】汪直其人

发布日期
公元1560年的年初,大明帝国嘉靖三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还有五天就是农历大年除夕了,杭州城突然戒严,一片肃杀。官巷口法场,刽子手已经就位。临刑之前,死囚希望能见儿子最后一面。衙役将他的儿子带到面前,死囚将一支金簪交给儿子,叹息道:“没想到要死在这里了!”说完,便引颈受刃。

这名死囚,就是一代海上霸主、大名鼎鼎的“徽王”汪直。海商?海盗?倭寇?历史对汪直的评价莫衷一是。

汪直,安徽歙县柘林村人,一些史书也称王直。据有限的史料推测,汪直出身于一个小商人之家,少年读过几年私塾,以侠义、智略闻名乡里,在同龄人中颇具号召力。成年后的汪直对科举功名了无兴趣,他先是从事盐业买卖,似乎并不成功。公元1540年,汪直和同乡徐惟学、叶宗满等南下广东,建造巨舰,下海捞金。

汪直出海经商,正值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海禁年代。公元1371年,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在登基后的第四年,颁发了一道全面禁海的诏令——“仍禁濒海民不得私出海”。从此,海禁就成为大明王朝的基本政策。

就在帝国实行“片板不得入海”之时,一个前所未有的大航海时代席卷而来。欧洲人在无边的大海上,疯狂地向世界各地扩张。葡萄牙、西班牙以及随后崛起的荷兰、英国等前赴后继,踏海东来,仗剑经商。

甘冒枭首之险,越洋走私,汪直看中的自然也是其中的巨额利润。据史料记载,汪直下海之后,将中国的硝磺、丝棉等违禁物品运往日本、东南亚和西洋诸国,“往来互市五六年”,“赀累巨万”。当大把大把的银子流入口袋时,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

公元1545年,汪直投奔了盘踞在双屿岛的“带头大哥”、徽州同乡许栋。好景不长,公元1548年,浙江巡抚朱纨派兵猛攻双屿岛,许栋下落不明,汪直率残部突围而出,东渡扶桑。

在日本逐步站稳脚跟后,汪直改变了策略,积极向祖国靠拢,协助官军消灭其他的海上武装。在剪除了陈思盼、卢七、沈九等几股异己力量后,他占据定海的沥港作为走私基地。

公元1553年,一代名将俞大猷“驱舟师数千”,围攻沥港。汪直再度突围,逃往日本。这一次,汪直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自称“净海王”、“徽王”。在他的辖区内,住着4000多中国移民,他还雇来很多日本人,“周边三十六岛之夷”,也都听其号令;他的“五峰”旗是大海上畅行无阻的通行证,官军数度围剿,都落得大败而归。
为了迫使朝廷就范,开放海禁,汪直开始公开向明朝叫板。明王朝悬赏万金,擒拿汪直。

历史总让人惊叹又无可奈何。

一代抗倭名将胡宗宪是安徽绩溪龙川人,这位大明王朝抗倭前线的最高指挥官面临的两大强敌正是他的徽州同乡汪直和徐海。

自从汪直下海以后,朝廷就把他列入了黑名单,家中的老母、妻儿统统被关进了监狱,已经吃了好几年牢饭。胡宗宪随即签发特赦令,将他们放出大牢,锦衣玉食地伺候着。

公元1555年,胡宗宪的特使抵达日本。当得知家人尚在人世、并且衣食无忧的时候,汪直的态度彻底转变了。养子毛海峰作为全权代表,带着汪直的亲笔信,随使者回国。

胡总督的热情款待出乎毛海峰的意料。怀着对胡宗宪的无限好感,毛海峰回到日本,把看到的一切告诉了养父。正如胡宗宪所预料的那样,强大的汪直终于露出了破绽,一个致命的缺口已经打开。

公元1557年,明嘉靖三十六年十月,汪直率军数千,浩浩荡荡地开进舟山岑港。此行他要亲自会会胡宗宪,和他具体商谈“通贡互市”一事。

胡宗宪吓了一跳,如此领兵来访,必定不怀好意,当即下令加强戒备。一贯耍诈的胡总督失算了。他没有想到,汪老板居然如此实诚。慌乱之下,立即派出使者,表达歉意,希望汪直上岸谈判。

面对胡宗宪抛来的橄榄枝,汪直故作视而不见。胡宗宪无奈,只得派人找来汪直的亲生儿子,写信一封催其尽快上岸。汪直的回信中对谈判一事提都没提,只对儿子说了这样一番话:傻孩子,朝廷至今还留着你们的性命,就是因为你爹在外面,要是我落到他们手里,“阖门死矣”。

虽说汪直不愿谈判,却也始终没有挪窝。胡宗宪知道汪直骨子里就是个商人,不会忍心看着自己的海上财富帝国毁于战火,只要重新获取他的信任,事情就有回旋的余地。

胡宗宪随即给毛海峰写了封密信,邀他上岸一游。汪直批准了,正好可以借机摸清对方的底细。席间,胡宗宪对公事只字未提。毛海峰几次想开口询问,都被他有意无意地打断。
剧组前往日本
接下来,《三国演义》中著名的“蒋干盗书”一幕重现了——喝得酩酊大醉的胡宗宪拉着毛海峰回到总督住处。毛海峰将不省人事的胡宗宪扶到床上后,径直走向一旁的书案。很快,他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堆公文,一一打开之后,他看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一类是俞大猷等一帮将领的请战书;而另一封给朝廷的奏疏则反复为汪直开脱。

奏疏的作者当然是胡宗宪。

这回,汪直彻底相信了胡宗宪。一个月后,汪直离船上岸。在打了两年多交道后,这两个劲敌兼老乡终于坐在了一起,推杯换盏,俨然“相逢一笑泯恩仇”。

然而,后来的局面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化。胡宗宪偕汪直回到省城杭州。三天后,汪直按照约定,前去拜会浙江巡按御史王本固时,突遭逮捕。王本固立即上疏,要求将汪直明正典刑。

胡宗宪倒真心不想让这个同乡因自己而死,他想收归己用,为朝廷效力。可有关他收受汪直巨额贿赂的流言从京城可怕地流传开来。胡宗宪不寒而栗!他妥协了,重新上书,请求处死汪直。

羁押两年之久后,汪直被斩于杭州官巷口。就在此时,大英帝国德文郡的普利茅斯港,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弗朗西斯•德雷克正跃跃欲试,谋划着对他国商船伺机进行抢劫,享受大海带来的惊奇。在30多年的抢劫生涯里,他为“日不落帝国”的海上霸业立下了汗马功劳,成为英国人心中的英雄。

汪直与德雷克,古老的东方王朝和新兴的殖民帝国,在16世纪——这个百舸争流的大航海时代,上演出如此截然相反的一幕,着实令人唏嘘。

汪直死后,海上武装集团失去控制,东南沿海秩序大乱,直到明隆庆皇帝继位后,于公元1567年宣布“准贩东、西二洋”,困扰中国多年的倭乱才渐次平息下来。但此后,海禁政策依然时兴时废,闭关锁国始终贯穿于整个明清两朝。

中国,这个最早发明指南针、有着悠久航海历史的古老帝国,在大航海时代最终错失良机,与世界失之交臂。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