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策划】无人零售打响最后十米“争夺战”

发布日期

 
自从亚马逊推出了Amazon Go,马云提出新零售,无人便利店和无人货架就站上了风口,成为资本的必争之地。

缤果盒子、F5未来商店、果小美等无人零售玩家先后获得巨额融资。在安徽,2017年下半年,“猩便利”等无人货架品牌入驻合肥高新区的中国声谷;10月,安徽小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芜湖巨龙市场开设首家“豆便利”无人零售店……

然而短短一年之后,由于技术不成熟、成本过高、货损严重等问题,无人便利店和无人货架公司纷纷离场,转战无人货柜的新战场。

争抢无人零售赛道

在合肥经开区合肥美的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美智科技”)的大厅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无人货柜,常温柜里放着各种零食,冷柜里塞满了饮料,保温柜里只剩下几个烧卖。

记者走近一台冷柜,打开手机扫描门上的二维码,随即柜门打开。拿出一瓶矿泉水,柜子上的显示屏实时显示出产品和数量,确认无误后关上柜门,手机自动支付,整个购物体验极为流畅。

此时,柜子的外部摄像头会同步记录每一次消费行为,同步到云端服务器,对用户行为进行管理。

“这些柜子在公司格外受欢迎,尤其是保温柜,晚来一步,里面的包子、油条、豆浆就会被大家抢购一空。”美智科技的员工程楠说道。

2017年底,美智科技推出了全场景即时零售产品——小卖柜,头顶无人零售的光环,公司在创立之初就获得美的集团4500万元天使轮融资和阿里的技术支持。

美智科技CEO戴江介绍,单个小卖柜占地面积0.35平方米,SKU数量在200—300,商品采用了RFID(射频识别)技术,5秒内识别准确率达到99.99%。柜子采用“边缘计算+视觉识别系统+大数据”技术,可以防止并追溯商品偷盗,降低货损率,同时后台大数据会分析用户偏好和消费习惯,做到智能补货,优化产品供应链。冷柜、常温柜、保温柜三种组合搭配,打破了传统贩卖机季节性销售的短板。

根据点位不同,单柜月均销售额在几千到四五万元不等,目前小卖柜已进驻全国30多个城市,出货量约6000台。

“无人货柜是近场零售,解决的是客户最后十米的即时消费需求。”在戴江看来,摆放在写字楼、工厂、学校的无人货柜重新定义了人、货、场,拓展了零售业新的增量市场。

同样在2017年,另一个家电巨头长虹集团旗下的合肥美菱股份有限公司推出了“购食汇”生鲜自提柜,消费者可以通过手机下单后到自提柜取货。

在安徽省网商协会会长助理刘家杰看来,安徽家电企业踏足零售业设立无人货柜不仅可以向下游拓展产业链,而且可以达到去产能的目标,“这就像当年自行车厂家做共享单车一样”。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中国新消费专题研究报告》预测,到2022年,无人零售用户规模将达到2.45亿,市场交易额将超1.8万亿元。

巨大的市场前景吸引着一批批的创业者前仆后继,当前在智能货柜的赛道,既有便利蜂、魔盒、哈哈零售这样的创业者,也不乏农夫山泉、京东到家Go等品牌商。

“无人零售处于刚刚起步阶段,需要大家一起来培育市场,我们要‘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据戴江介绍,目前合肥市场60%的小卖柜是自营,此外还有联合运营、加盟等多种合作形式。

在其看来,当前在无人货柜行业单纯做一个设备制造商或者产品运营商都行不通,因为如果只生产硬件设备,而不懂市场痛点,那么产品很快就被会淘汰,如果选择全部自营货柜,那么潜在的合作伙伴也可能会变成竞争对手。所以要将两者结合,通过市场运营的经验不断迭代升级产品,以更领先的产品提升运营效率,形成良性循环。

真需求还是伪风口?

其实,无人货柜的商业模式在本质上并不新鲜,随着物联网、移动支付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兴起,2017年初,无人零售行业就拉开了序幕。在资本的热捧下,开放式的无人货架迅速成为共享单车之后的“新风口”,据不完全统计,这一年有超过30个玩家获得融资,总融资金额超过30亿元。

然而到了2017年年底,火热一时的无人货架因为货损、低技术壁垒和低毛利率等问题从风口跌落。

合肥速显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王攀告诉记者,2017年下半年无人货架品牌“猩便利”的地推人员来到他们公司,提出要摆放一个货架,因为购买上面的食品会享受优惠券和折扣,王攀觉得可以把它当做给员工的一个小福利,于是就答应对方免费摆放。
“刚开始大家使用频率还挺高,后来由于补货不及时慢慢买的就少了。”王攀记得,当时无人货架还入驻了中国声谷其他一些公司,但半年后就因为资金链问题撤柜了。

戴江认为,无人货架失败的主要原因是货损严重,开放式的购物环境是对人性和管理体系的巨大考验,违背了正常的商业逻辑,同时资本市场的热钱让这些公司都忙着去抢点位占市场,而忽略了最重要的产品运营和管理。

遭遇同样尴尬的还有无人便利店。2017年9月,上海首批落地的缤果盒子无人便利店关闭,此后全国多家无人超市宣布关店或暂缓开店。安徽小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倩用“变化太快”来形容无人零售行业这一年的发展,在芜湖巨龙市场开设首家“豆便利”无人零售店后,如今小豆科技已经转战无人货柜的研发。

和小豆科技一样,去年在无人货架和无人便利店激战中存留下来的企业,纷纷转型调整技术,寻找突围,这一次他们将目光瞄准了成本更低、场景更加封闭的无人货柜。

“我认为目前无人货柜无论是在技术上还是消费需求上,还不能成为独立的业态,在短期内很难变成一种主流的零售方式,如果想继续生存下去,就必须有拿得出手的技术,提供更加精准的服务。”刘家杰分析道。

刘倩则认为无人货柜想要占领市场还面临着两个关键问题,一是成本要更低才能快速复制,二是技术要不断迭代才能更成熟。“想要突出重围就要对不同商品有不同的解决方案。”

“未来我更看好二三线城市,因为这里年轻人的可支配收入更多,消费升级潜力更大。”在戴江看来,虽然无人货柜不一定是所谓的风口,但会成为对传统零售业态的一种有效补充,提高零售业的商业效率。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