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学院】穆克什·安巴尼:富甲一国是怎样炼成的?

发布日期

 
安巴尼家族的故事是一个具有“印度特色”的财富神话:借助看得见的手,从政府拿政策,提前进入国家松绑的领域;借助看不见的手,从股市快速捞取资本,实现财富的爆炸式增长。

当首富遇到首富,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日前,据印度媒体报道,阿里巴巴计划投资至少50亿美元,与印度信实集团联合建立一个大型零售合资企业,以抗衡目前印度电商领域竞争最激烈的两家公司——本土巨头Flipkart和“外来和尚”亚马逊。

而早前的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7月13日,马云的阿里巴巴收盘市值为440亿美元,而印度信实集团总裁穆克什·安巴尼身价则增至443亿美元,登临亚洲首富。

穆克什成为亚洲首富,没有一个印度人会奇怪,毕竟,有着“印度洛克菲勒”之称的安巴尼家族公司收入一度占到印度GDP的3.5%,可谓富可敌国:全印度股民中,每4人就有一人购买了信实集团的股票;世界上每100桶石油产品中,有两桶是信实生产的。有报道称,穆克什财富平均每分钟增加约10万美元……

站在父亲肩膀上缔造财富神话

安巴尼家族的故事是一个具有“印度特色”的财富神话:借助看得见的手,从政府拿政策,提前进入国家松绑的领域;借助看不见的手,从股市快速捞取资本,实现财富的爆炸式增长。

神话的起点是穆克什的父亲迪鲁巴伊·安巴尼,他以敏锐的商业嗅觉与过人的商业才华,仅用25年就将一个白手起家的小公司送进了《财富》全球500强。

提起迪鲁巴伊·安巴尼,印度无人不晓。他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被形容为“像一个斗牛士一样敢抓公牛角,不把它掀翻在地誓不罢休的人”。作为印度最大财团的创建者,他被称为“印度的洛克菲勒”。

“今天拥有的一切幸运最终应该归功于我的父亲迪鲁巴伊·安巴尼。”穆克什·安巴尼谈起自己的信实帝国时,也从不掩饰自己继承人的身份。

迪鲁巴伊本是一名只受过初等教育的乡村小学教员之子,17岁那年,他在孟买一家进出口商行当雇员,24岁时,迪鲁巴伊投资500美元开办了一家小型进出口公司——信实商业公司,主要出口尼龙纱等纺织品。1977年,45岁的迪鲁巴伊的信实纺织厂上市,不仅开创印度民营企业上市融资之先河,甚至整个印度商业史也由此改写。

穆克什是家中的长子,恰好出生在父亲创立信实集团的前一年。也许是为了有意培养儿子的经商能力和管理才能,从16岁开始,迪鲁巴伊就经常让穆克什跟在自己的身边料理一些日常事务。1980年初,由于集团急需人手,迪鲁巴伊将正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读MBA的穆克什召回家族。接下来的十多年,穆克什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迅速成为能独当一面的得力干将。穆克什在很多方面都符合常见的长子模式,他严肃、有冲劲、富有商业头脑,并紧紧追随着父亲的脚步。

总能跻身“第一战队”并获得相关领域牌照,让信实集团占尽了天时。

1980年,印度政府向民资放开涤纶长丝制造业务。由于在印度大选中给予英迪拉·甘地资金上的支持,在甘地上任后,印度政府给予信实工业公司一系列的优惠,甚至在同意信实工业扩张请求的同时,拒绝了其他企业的同类申请。

作为首批聚酯纤维牌照获得者,安巴尼父子控制了印度纺纱业一半的产能。尝到了政策甜头的他们在此后数年中,总是在第一时间进入国家松绑的领域。

1991年海湾战争之后,国际油价迅速上涨,导致印度外汇储备不足,影响了当时的印度经济。在严峻的形势下,印度提出了市场化、自由化、私有化、全球化的经济开放政策,允许私营企业进入之前不能经营的领域,如金融、石油等行业,正是在这种有力的政策下,1991年,穆克什成立了信实炼油私营公司。随后,在穆克什的带领下,信实炼油不断扩大规模并进行技术革新。2002年,石油已经成为信实工业的支柱产业之一。

对政治这种稀缺资源的有效利用,离不开迪鲁巴伊的“政治智慧”,而有效地利用股市的力量,则是穆克什的长处。穆克什有天赋、且努力,较之父亲的商业才能,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1992年,信实成功登陆纽约证券交易市场,成为印度第一家进入国际资本市场的企业。五年之后,信实在国外成功地发行为期100年的债券1亿美元和30年期债券2.14亿美元,创亚洲有史以来最高纪录,信实由此跻身于IBM、可口可乐和迪斯尼等发行世纪债券公司的行列。

借力于国际资本,信实公司脱离了链状发展轨道,在多个领域合纵连横:在电信部门,信实公司投资近3000亿卢比建造起覆盖许多地区的固定移动通信网络;在电力部门,信实斥资50多亿美元建设起了近3000兆瓦的天然气电站;在金融服务部门,继续保持在私营非银行金融公司独占鳌头的地位。

兄弟分家,焉知非福?

在穆克什被父亲召回家族企业后没几年,他的弟弟阿尼尔·安巴尼也从沃顿商学院学成归来,兄弟俩迅速成为父亲的左膀右臂,特别是1986年父亲中风后,更是在公司迅速各当一面。

2002年,迪鲁巴伊去世,没有留下任何遗嘱,一个资产高达7500亿卢比(约合155亿美元)的帝国企业的管理任务自然落到了他的儿子们身上。两年后,因为集团控制权和战略发展的分歧,兄弟反目,甚至惊动了时任印度财政部长奇丹·巴拉姆和总理辛格。

2005年,俩人在母亲科姬娜的主持下,最终达成财产分割协议。穆克什分得了集团旗下主营石油化工业务的信实工业有限公司和印度石化公司,而阿尼尔则掌管信实能源、信实电信和信实资本。在分割协议中,母亲还要求兄弟两人各守本业,即便新拓市场,也不得在10年之内直接竞争。

这场豪门恩怨也牵动了很多印度股民的神经,25%的印度股民都或多或少拥有信实的股票,豪门恩怨的落幕也给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协议达成第二天,印度股市大涨。

分家虽然削弱了穆克什自身的资本运筹能力,但彼时印度政府提出要在未来5年内投资500亿美元至能源、运输等基础与瓶颈产业。这对一向与印度政府高层过从甚密的安巴尼家族来说,其中机会不言而喻。

政府的大力支持,再加上成熟和精干的管理团队,穆克什的石油化工产业迅猛发展,仅2007年产值就达260亿美元。如此丰硕成绩,得益于他在油气勘探方面的好运。目前,信实在印度34个区勘探,有28个区发现油、气,成功率占60%。

除了深耕国内,穆克什更大的目标是从国外获取石油和天然气来源,信实工业也成为印度第一家在国外勘探石油和天然气的印度私营公司。

石油化工业一直是穆克什全部经营棋盘中的重中之重,穆克什还耗费大量人力疏通塔普蒂河的河道,塔普蒂河通向阿拉伯海,这条河实际上成为了一条黄金水道——每天信实公司的大小油船都经由这里将石油运往世界各地。

不过,穆克什的野心并未局限在石油上。他并不满足做一个守业者,而是做了许多开创性的工作,成为印度商业新领袖。2006年,印度政府宣布逐步开放印度的零售市场,得知消息后,穆克什头脑中又在孕育着另一个商业帝国。

当时,印度95%以上的零售额是通过1200万家零售铺、报亭和茶摊实现的。穆克什要借此良机,投资50亿美元把信实集团打造成“印度的沃尔玛”,同时完成对印度两个最大也是最落后的产业——零售业和农业的现代化改造。

近两年,受中国深圳特区发展模式的启发,穆克什还在印度国内申请建设了各式各样的特区,总面积达10万公顷,总投资超过10000亿卢比。特区将从事生物技术、新能源等新产品研究开发,以享受政府税收等一系列的优惠,并为在全国各地建加油站、零售店、连锁店、专卖店、超市进行布局创造条件。

届时,信实集团将通过先进的物流系统把所属的卖场与广大的农村直接连接起来。这样未来几年后,印度消费者不仅可以以更低廉的价格买到更新鲜的食物,就连农民的收入也会大幅增加。

同时,作为投资服务业的另一种选择,穆克什也将触角延伸到了文化教育领域并颇有建树。为纪念父亲,他在孟买创立了迪鲁巴伊·安巴尼国际大学。该校占地100英亩,设有科学、艺术等许多专业,面向全球招生。穆克什逢人便说,他想将其办成像哈佛、斯坦福和牛津一样的名校。

近几年,穆克什也开始更多介入弟弟所统治的领域。痛失电信业务的穆克什一直酝酿着重返电信行业。2014年,他开始了一项总额达1.8万亿卢比的投资,布局4G通讯网络。2016年,他成立了Reliance Jio,不到一年就迅速崛起为印度第四大电信运营商。

把住宅建成财富“宣言”

与父亲是一名强悍的魅力型领袖完全不同,穆克什则专注于领导力的执行,也更擅长向西方先进企业学习。他甚至花大价钱从杜邦请来专家,教授公司25岁左右的年轻人管理操作技术。

这位掌门人已经开始远离迪鲁巴伊一手缔造的族长式统治,而是更加强调依赖于成熟和精干的管理团队,并在行动上开始了领导权的重组与分配。

豪门故事相当精彩,但主角却是性格内向,低调保守。穆克什经常会在公众场合因拙劣的口才而缺乏自信,他总称自己“怕见媒体”。

与管理企业时崇尚西方管理制度不同,穆克什在生活中保留了很多印度人的传统习惯。与家人讲话时,他一般不讲英语,而是讲古吉拉特语。他不爱穿西装,而是喜欢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衫,配上一条黑色的裤子,再加上一双黑色的鞋子。

穆克什还喜欢宝莱坞的电影,每个星期,他都要在家中的私人剧院中观看三部电影。而据朋友说,他喜欢吃一些在熙熙攘攘的孟买街道上沿街兜售的食物。

但另一方面,穆克什却在用行动表达着“我很富有”。

与过去习惯于财不外露、不开奔驰车、住在小公寓里面的穆克什的父辈们大不相同的是,如今的印度富豪们非常乐意炫耀财富。而穆克什显然就是这股豪奢风的代表人物。
在印度孟买的中心地带,阿尔特蒙大道将富人区与周围的贫民窟隔开来,在其中,一座27层高的摩天豪宅显得尤其突兀,这就是穆克什花费超过10亿美元建造的私邸“安提拉”——这个名字曾属于一个神话中的岛屿,如今以豪宅之姿出现在现实中的孟买。

这座相当于60层楼高的大厦每层的高度都是普通楼层的2~3倍,因而总层数只有27层。穆克什和他的母亲、妻子及3个孩子享受着整座大厦及600名管家仆人的服务。不过住了没多久,穆克什一家就因顾虑风水搬离了这里。

“安提拉”的外形像许多本摞起来的书,与其说它是一座建筑,不如说它是穆克什无声的宣言,它不容置疑地向世人强调着一个金钱帝国的存在。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