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手记】蹓跶鸡

发布日期
蹓跶鸡这事最早应该与陶渊明有关。

我怀疑蹓跶一词是由东晋大诗人陶渊明发明的,当然这不是发现,仅只是愚见,而且是被我硬生生添加上去的。但这两个字中不凡的意境,超然的胸襟,看似淡然,实则悠然的感悟,只有陶渊明有,而且一直贯穿至今,可能于这个功利的、世俗的、热闹的、眼热的、浮躁又浮云的凡尘,这种情境唯陶渊明先生有。

不信你再仔细读读他的惊世之作《饮酒》。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自己虽然身居人来人往的街市,而绝无达官贵人之间应酬作赋的迎来送往,其实作为名门之后,只要他愿意,完全是可以车水马龙的,但他的内心不曾在此停留。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这句话的另一关联句式是: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怎么能做到的,这很简单呀,内心里不羡慕车马喧闹的生活,灵魂里不纠结祖上无限的荣光,超然物外,一颗不羁而又美好的心,常常蹓跶到田园世外,对灯红酒绿的生活,勾心斗角的智谋毫无兴趣,即使身处闹市,而绝不被庸常的俗念所困扰。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两句也许是实景呈现,也许是内心向往。但作为一个充满着想象的诗人,遨游于天地之间,其自然是无所不能,实景似景皆在胸中吧。望南山可能是一种实景,可能是一种注视;见南山可能是一种意境,可能是一种梦境。而我们现在常常是遇南山而不望,见南山自然无梦呀。让思想和灵魂在云朵与山峰之间多蹓跶一会,学会远离喧嚣、明争暗斗的俗世,思想日渐高远,灵魂自现纯粹。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只要你有了这样的心境,阔达高远,宁静深邃,洞穿万物。在美好的山间,鸟儿们渐次飞回,大自然一片寂然,内心与自然已经完全融合,此中的真意不知该如何表达,其实在这样的环境中又何须多言呢?人可以囚禁,而灵魂是常需要蹓跶的,如果灵魂都无暇蹓跶,那一定会很抑郁的。我相信,这首饮酒诗,可能是实景,也可能是梦境。

掌故中有另一饮酒诗的版本,“见南山”的“见”字作“望”。陶渊明的崇拜者苏东坡说:如果是“望”字,此诗就索然无味了。贯以造词峻峭示人的王安石,读完此诗之后,对第一句的平平道出,第二句的转折,第三句承上发问,第四句回答作结大发感慨:自有诗人以来,无此四句。不管是在这样的山上、山中、山下,不管是蹓跶之人,还是蹓跶鸟,甚或是蹓跶鸡,其滋味自然是万千幽长了。

关于蹓跶,我们也来学习一些基本知识吧。1.正确的使用方式是“蹓跶”而不用“溜达”。2.《现汉》:“【溜达】散步;闲走,也作蹓跶”。《新华》只收“蹓跶”。

《大词典》共列有“溜达”“溜跶”“蹓搭”“遛达”“遛搭”六种词形,均意义相同。《辞海》只收“蹓跶”,注明亦作“遛达”、“溜达”。《新华字典》“蹓”字条有例词“蹓跶”。“溜”字条无“溜达”。好,我们来看几个文学大家的“蹓跶”。老舍的《柳屯的》文章这样写道:“本来不想听戏,我就离开戏台,到地里去溜达。”

而杨朔在他的散文《晚凉天》中又有这样的句子:“别看我人粗,可爱花,一清早晨,便到木荷树下去闲溜达。”安徽著名作家陈登科在他的名著《风雷》中有这样的细节:“阴雨雪天,无事在集上溜达的人更少。”

别管是“蹓跶”,还是“溜达”,中国汉字的博大精深,老外们再会说,也读不懂;而自己人再懂得多,也要常领会。而真正我听来的关于蹓跶鸡的版本是这样的,一位北方的领导来到南方,陪同的南方领导问北方的领导吃点什么土菜或特色菜,北方领导说:就吃我们刚刚开车经过路边遇到的那种蹓跶鸡吧。于是乎就有了今天这篇《蹓跶鸡》,但我想在路边随意觅食,啄吃的鸡肯定是溜达鸡了,因为它那么自由自在。

可以作一只溜达鸡,在半山坡上,在农舍院旁,在林间,或者在田埂上,最好在南山上,因为这样就会遇到陶渊明了,可能还会蹓跶入他的诗中,潜伏入他的诗中,但最好不要遇到北方来的领导。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