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改革开放“领跑路”】蓝天保卫战,技术永远要比市场快一步

发布日期
安徽艾可蓝环保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屹

作为汽车发动机排气系统中最重要的机外净化装置,催化器就像给香烟装上“过滤嘴”,令有害气体排放大幅度降低。
安徽艾可蓝环保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屹正是国内催化器技术的探路者。
十年间,从“裸归”回国创业到成功打破国外垄断,自主研发柴油和汽油、天然气发动机尾气净化全系列产品,从单一的发动机尾气治理企业向大气环保综合治理企业转型,刘屹始终保持居安思危的心态,“投资、投产要慢市场半拍,但技术要快市场一步。”
十年间,从柴油机尾气后处理研发及产业化项目被列入安徽省“十二五”21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到柴油机颗粒物补集系统DPF、选择性催化还原器SCR通过安徽省科技成果鉴定、填补了国内空白,再到随着汽车环保标准的不断提高,艾可蓝环保营业额每年以2~3倍的增长一路疾驰,艾可蓝环保快速成长为国内汽车环保产业的领军企业。
“技术从实验室走出来到服务产业是一个艰苦漫长的过程,比如实验室里需要1年,实现产业化可能需要10年,应重视技术和产业升级。”刘屹心中那个“保卫蓝天”的梦想正在一步步照进现实。

“技术要快市场一步”
7月的最后一天,池州的高温天气已持续了整整一周。然而,在艾可蓝环保的车间里,一线工人的工作热情并没有因天气的炎热而受到丝毫影响。工厂大院内,运输卡车进进出出,好不热闹。
看着大伙儿热火朝天地忙着,刘屹却有些发愁。
随着订单像雪花似的落下,他不得不购入新的设备,以适应新的生产要求。不过眼下,3万余平方米的车间有些不够用了,新买的设备只能暂且搁置,无法投入生产。
扩大产能势在必行。
不仅如此,尽管艾可蓝环保已连续3年实现年均近300%的增长,2017年公司销售收入更是超过10亿元大关,但对于已进入第十个年头的艾可蓝环保,习惯于居安思危的刘屹觉得是时候改变了。“投资、投产要慢市场半拍,但技术要快市场一步。”
一方面, 在商业模式上,以往的B2B(企业对企业)模式令艾可蓝环保成功跻身国内众多大型汽车制造企业的供货商名单,与东风汽车、中国一汽、上汽集团、中国重汽、合力叉车、北汽集团、华菱重卡等逾40家企业达成深度合作。
不过,从自主研发产品走向打造品牌的进程中,艾可蓝环保要想进一步扩大规模,必须向C端(消费端)下沉,将目光锁定于现有汽车尾气排放标准的提升改造上。
刘屹解释,国家针对汽车尾气排放制订的政策标准,每过一段时间就根据当时情况而产生出新的版本,而每次更新版本后,旧的版本随即被取而代之。“随着轻型车‘国六’标准的发布,未来不符合这一标准的现有汽车要么遭遇淘汰、要么需要进行尾气处理改造后才能重新上路。”
在保有车辆领域发力,或将为艾可蓝带来新一轮爆发式增长。
另一方面,在应用延伸上,已完成柴油和汽油、天然气发动机尾气净化产品全系列开发的艾可蓝环保目前不仅达到国四和国五排放标准,还完成了国六标准的技术储备。
艾可蓝环保提供的数据显示,在机动车尾气净化处理领域,艾可蓝研发的产品可以清除尾气中95%以上的污染物,如果发动机全部采用,主要污染物的年减排量将超过千万吨。
因此,产品在填补国内多项空白的同时,成熟领先的技术也为其在应用端的延伸上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推倒第一块骨牌很难,但一旦有了核心技术,复制起来就比较容易了。”船舶废气治理、工业废气治理等细分领域进入了刘屹的眼帘。
随着中国港口货运量不断攀升,船舶港口有害气体的排放量不断增加,船舶港口排放占比越来越高。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长江等地区,船舶港口排放已经成为大气污染的重要来源之一。
《中国机动车环境管理年报2018》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船舶排放二氧化硫、碳氢化合物、氮氧化物、颗粒物分别为85.3万吨、7.9万吨、134.6万吨、13.1万吨。强化船舶排放污染控制,已经成为“蓝天保卫战”旗帜下的重要工程。
“这个号称有800亿~1000亿元的大蛋糕,我们没有理由不分上一块”,刘屹透露,目前艾可蓝环保自主研发的船舶尾气后处理产品已经成功通过实验,正在深圳装船。

“创业是把所有的错误都犯一遍”
无论是向C端群体的横向拓展、还是向船舶、工业废气等细分领域的纵向延伸,在刘屹看来,从单一的发动机尾气治理企业向大气环保综合治理企业转型的过程中,要么做出自己的品牌,要么被淘汰。
“这个行业势必向高度集中的方向发展。”在发动机尾气处理这片“处女地”上耕耘了长达十年的经验,令他清晰地看到了行业的残酷。
他逐渐意识到,创业就是把所有的错误都犯一遍,然后才知道什么是对的。市场的启动永远比你想象的晚,销量永远比你想象的少,价格永远比你想象的低,回款永远比你想象的慢……凡事都要往最坏的地方想,才可能沾点边。
时间追溯2008年,作为发动机专业世界排名第一的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一名博士,常年专攻发动机节能减排的刘屹已经是托马斯电磁有限责任公司的亚洲市场总监。
期间,他敏锐地看到了国内汽车尾气处理市场的广阔前景。
作为世界汽车产销大国,当时中国汽车环保产业刚刚起步。一些外国公司垄断核心技术,不仅攫取着超额利润,而且牢牢把控汽车环保产业的话语权。
“给外国人打工,为什么不能自己创业,填补中国汽车尾气后处理技术的空白,实现我们在汽车时代的‘蓝天梦’呢?”带着梦想,刘屹从学习和工作了九年的美国“裸归”回国,开始了艰难的创业旅程。
2009年1月,在中国首个生态经济示范区池州,安徽艾可蓝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应运而生。
作为池州市重点引进的招才引智项目,市政府一次性借给刘屹团队2000万元项目启动资金,并提供4400平方米标准化厂房和600平方米员工住房。
然而,尽管在家乡政府的巨大支持下,艾可蓝环保顺利起航,但创业之路的艰难刘屹统统尝了个遍。
在他的记忆中,起初工厂所在的园区没有道路、没有公交、没有路灯、没有围墙,上班就像下田,白天一脚泥,夜里蚊虫叮。买不起昂贵的检测设备,只能借用别人的实验室,等别人下班了再开始实验测试。
包括刘屹在内,十几个人挤在一间办公室,白天他是总经理,晚上立即化身工程师,同时还坚持销售人员奔波在客户和公司之间,研发、生产、营销一样也脱不了手。
“那时候根本不用计算我的工作时长,因为我一睁开眼就想工作的事。即便十年后的今天依然如此。”刘屹表示。
次年,艾可蓝环保终于接到了公司开张以来的第一笔订单,这令他兴奋不已。
然而,就在他忙着马不停蹄地组织生产时,却得到了一个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结果:可检测结果远远没有达到技术标准。
这对于一直紧抓技术的刘屹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他把自己锁起来,冥思苦想,排查各种可能性,通过反复排查和诊断,才发现其中一个关键零部件,供应商给他们的是不合格的“边角料”。
刘屹透露,在最初的几年,这样的事情层出不穷,尤其是资金问题,分分钟能摧毁这个初创企业。“产品研发出来后,市场叫好不叫座,公司创办的前五年时间始终入不敷出,最困难的时候,长达半年时间员工的工资都发不出来。”
尽管如此,但只要有一点资金条件,他仍然坚持继续买设备、搞研发,为未来十年的标准研发准备。“我们研发投入的成本占比基本保持在总成本的10%以上,最高时候超过30%。”

填补国内汽车尾气处理空白
2010年,有一家全球知名的风投公司看中了艾可蓝环保,并计划给后者投入4500万元。然而,风投同时也提出,艾可蓝环保的当务之急是解决盈亏平衡的问题,因此要生产市场适销产品,而不是继续从事高标准排放技术的研发。
对方的意见在艾可蓝环保的团队内部引起了巨大争议。
一方认为眼下经济效益是当务之急,公司只有生存下去才能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另一方则认为要坚持自己的技术标准,不能为了资金放弃原则。
“走自己的路。”在一轮又一轮激烈的争论之后,刘屹终于拍板,坚持后者的观点。拒绝了风投资金后,如何维系公司的正常运转再度令他焦头烂额。
为了节约公司开支,企业主要创业伙伴主动提出集体降薪,并缓领了4个月工资。其中,包括刘屹在内,几个高管甚至还抵押了自己的房产,向银行借了300万元,保证了一线员工和研发人员工资的正常发放。
设备的短缺、验证的严格、资金的匮乏……种种困难都没有能打败刘屹创业的初心。
从2011年柴油机尾气后处理研发及产业化项目被列入安徽省“十二五”21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到2013年柴油机颗粒物补集系统DPF、选择性催化还原器SCR通过安徽省科技成果鉴定、填补了国内空白,再到2014年以来随着国4标准的实施和国家环保执法力度的加大,艾可蓝环保营业额每年以2~3倍的增长一路疾驰,并先后完成了汽油、柴油和天然气发动机的尾气净化产品全系开发,大大缩小了与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技术差距和产业差距,并快速成长为国内汽车环保产业的领军企业。
十年来,他亲历了技术从实验室走出来到服务产业的漫长过程,并逐步实现“保卫蓝天”的梦想。
同时,他也见证了安徽营商环境的巨大改善。“人才引进政策层出不穷,对企业试错的容忍度提高不少。同时,全省各级政府给予的创新创业政策激励与引领也在逐年扩大,尤其是对龙头企业的扶持与资源倾斜幅度较大,在智能语音、集成电路、新能源汽车等方面产业集群效应显著。”
刘屹建议,未来,安徽省进一步解放思想,在扶持政策运用上更为大胆。“不要平均用力,而是看准某些新领域、看准某个新企业,敢于出手给予超常规支持,能够培育出一批如科大讯飞、京东方等行业巨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