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诗情与书情并进

发布日期

汪达升,曾用名尚由、完溪子、何素为,字腾举,号逸斋主人、史水钓叟。安徽金寨人,先后担任中共合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研究室主任兼《庐阳风纪》主编、常委兼秘书长,纪检监察学会秘书长,中共肥西县委副书记,中共合肥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兼工商联党组书记、第一副主席。2010年任市委统战部专职副部长。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自1987年始,在全国各级报刊发表各类作品400余篇(首)。参与或主持编写了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党风廉政制度建设》、《反腐:沉重的话题》等书籍。著有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诗集《放飞心情》、综合文集《凡砾杂呈》。2013年开始研习书法,2016年9月在《市场星报》举办的“星空”首届安徽书画新人大赛中获“二等奖”。2017年在“品牌价值书画家”网络评选中获“传承奖”。先后参加了安徽省诗书画研究会、安徽省委老干部局、中国(安徽)首届红色文化博览会、合肥市人大、政协、市直机关工委、市民主党派组织的各类书画展,并获得奖励和好评。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诗情与书情有什么关系?想来,至少有这么几点是值得思索的:一是诗情需要发自内心的真实情感,所谓有感而发;二是诗情的表达需要自然流畅;三是诗情留给人们遥想的怡然之境应沁人心脾。比较书法,无不如此:书法是典型的性情之物;书法的线条绝不可扭捏作态;书法的空间意境至关重要。由此,能于诗情与书情并进者当令人刮目!
汪达升,诗者,书者。我以为,其诗第一,俨然诗人也;其书第二,亦不折不扣的书家了。达升兄出过诗集,我拿到了他持赠与我的签名本,厚,当然是其诗情的厚积薄发,我曾潜心拜读,时有令人啧啧赞叹之作,感佩老兄的想象力和感召力。我也在省市级各类书展上,拜读过其数件书法作品。其书以行草为主,兼习篆隶。行书者,笔墨宁静,自二王出,延伸于八大,其中不乏诗情之境,明眼人尽晓;草书者,没有放浪形骸,而是溪流一般娓娓道来,只是其中连带稍嫌过多;隶书者,汉碑本事,又渗透了行草意,亦诗情般静静流淌;篆书者,厚重而不失古意,显于石鼓文乃至吴昌硕中讨生活,憾还偶尔留有诗情戛然“断流”之态……

 

 
至此,我知道无论是诗情还是书情,达升兄都还在路上,留给大家想象的空间还很大很大,只不过我们看到了关于其诗情的半途中的一个小结,书情还没有,或许达升兄自谦,把半途中的书情小结留在了心里及其笔墨间,故,待其书集面世之际,我会默默地将“其诗第一,其书第二”易为“其诗书并进”,想来这一定也是达升兄努力的方向。
我期待着,我们期待着……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