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官网新势力】做一颗陪伴孩子成长的“蛋”

发布日期

2018 年,教育产业继续沸腾。
技术加持,资本助力,供给端突破创新,需求端日新月异,教育一改往日温吞的姿态,各个细分赛道的独角兽齐头跑出。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儿童智能机器人的出货量仅有约10万台,从2017年开始市场逐渐升温,呈现出几何式增长。这一切让默默在儿童智能玩具领域坚守了十年的刘庆升相信,自己的路没有选错。
作为儿童智能玩具行业的先行者,从2008年推出了第一款智能玩具“魔法呱呱”,到如今打造出网红儿童陪伴机器人“阿尔法蛋”,经过多年的摸索,安徽淘云科技终于站上了行业风口。
2017年,阿尔法蛋出货量约50万台,产品的复购率达到20%~30%,得益于阿尔法蛋优异的市场表现,淘云科技的营业规模从2016年的5000万元,一跃至3亿多元,成为行业内的佼佼者。
“我们要做的不是一个一成不变的机器人,而是一个和孩子一起学习、一起成长,一起升级的人工智能小助手。”在刘庆升看来,想要做到这一切就必须从产品内容、交互方式和用户需求痛点着手。
接下来,如何形成独一无二的教学内容和体系,抢占行业头部位置,对于淘云而言至关重要。毕竟,儿童陪伴机器人行业的竞争才刚刚拉开序幕。

从5000万元到3亿元
公司职员夏文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刻来到儿子房间陪伴他。今年才5岁的儿子正是哭闹好动的年龄,可是自从有了小伙伴“阿尔法蛋”之后,儿子听故事时那一脸专注的神情让“老母亲”那颗悬着的心渐渐放了下来。
去年年底,夏文给儿子买了一个阿尔法蛋陪伴机器人,在此之前儿子玩的都是小汽车、变形金刚、乐高积木等传统玩具,刚拿到这个蛋时,儿子全当成一个球在摆弄,后来逐渐学会了使用阿尔法蛋,几乎每晚睡前都对它发号指令:“蛋蛋,给我讲一个汪汪队的故事。”此时,工作繁忙的夏文就可以腾出空来继续忙自己的事情。
现在夏文一有空便会通过手机app端点播孩子想听的故事,系统也会根据她的需求进行更新,给孩子提供新的学习内容。夏文打算等儿子开始上学时,再买一个阿尔法·大蛋,辅导孩子学习古诗词、英文、数学等课程。
夏文让孩子使用智能陪伴机器人的经历,对应的正是在消费升级的当下,年轻父母渴望给孩子提供一个新教育场景的尝试。根据2010年中国第6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我国0~14岁儿童超过2.2亿,在二孩政策放开后,每年新生婴儿可达到2000万以上,新生代的父母更乐于接受新鲜事物,并且更加注重对孩子教育的投资。目前市面上儿童陪伴机器人的价格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总体算下来,这个市场可以达到千亿级的规模。
面对这个正在起飞的风口,一批批的新公司前仆后继,而此时的刘庆升却显得冷静而客观。在其看来,目前儿童陪伴机器人行业还处于早期发展阶段,百花齐放,尚未产生头部企业,行业鱼龙混杂,不少山寨机器人都是徒有其表,并不具备核心技术,产品同质化严重。
面对行业痛点,淘云科技从产品内容、交互方式和用户需求痛点着手,打造了阿尔法大蛋、小蛋、超能蛋三个产品系列,其中超能蛋和小蛋面向低龄儿童和小学生,大蛋则可以延伸拓展至初中生群体,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
在软件上,淘云专门成立了一个内容团队,集合众多专家和名校的意见,构建了一个相对科学的内容体系:学龄前儿童主要侧重于好习惯的养成,小学生、初中生则加入了各门学科的知识点,同时融合了国内外的经典名著。通过年龄和板块划分,解决了家长不知道究竟该给孩子听什么内容的痛点。
内容筛选出来后,淘云进行了大量的原创配音、配乐工作,“之所以没有选择直接抓取网络上现成的故事,主要是因为其中很多内容并不适合儿童,内容是产品的核心,我们比拼的不是数量多而是精准。”
在硬件上,淘云摒弃了拼接设计和螺丝固定,最终通过一个腰线将阿尔法蛋上下两部分合二为一,如此一来不仅大大提升了儿童使用的安全性,而且为了避免机器人滑落,还可以在腰线处套上一圈食品级硅胶带,抗摔、防滑,一举两得。
纵观目前儿童智能机器人行业,大致有三类玩家。一种是以BAT为代表的语音系统方案商,他们为生产厂家提供语音技术解决方案;一种是纯粹的品牌商,通过系统集成来组装销售产品;还有一种就是以淘云为代表的语音系统研发+品牌商,自主研发并构建开放式平台。
刘庆升认为,淘云在儿童语音交互技术的广度和深度上具有很强的竞争壁垒,其准确性和升级迭代速度是淘云有别于前两者的最大特点。
在科大讯飞玩具事业部任职的那些年,刘庆升带领团队专门针对儿童发音做了语音系统优化,因为儿童不仅在发音上,而且语义表达方面和成年人都有很大不同,“在普通环境下,可能各家的语音识别都相差无几,但在嘈杂环境和复杂语境下,阿尔法蛋的识别率均优于其他竞品。”
不过产品性能的优越不能只停留在好看的数据上,目前儿童陪伴机器人的最大难点在于如何实现真正的“交互”,而不是仅仅在系统设定好的范围内做简单的问答。
“人机交互的深层次需求是真正理解儿童的问题,懂得他们的心理诉求,从听得清、听得懂到能理解、会思考其实是个很大的跨越。”刘庆升告诉记者,每天阿尔法蛋的后台都会记录下孩子的新问题,也许孩子第一次问没有得到正确答案,但系统会通过大数据对相似问题做出整合分析,每天都会及时更新排在最前列的100道问题,有的最快一两天就能给出正确答案。
凭借产品内容和语音技术的优势,阿尔法蛋在市场上获得了巨大成功,这也让淘云的营业额一飞冲天,从2016年营收5000万,跃升至2017年的3亿多元,这着实超出了刘庆升的市场预期,在他看来,从5000万到3亿元是多方面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外部环境看,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普及,为传统玩具打开了另一扇窗,云计算、大数据的接入不仅丰富了产品内容,而且可以做到第一时间更新。随着人工智能和语音技术在各个领域的广泛应用,家长对智能玩具的认可度不断提高。
从企业自身看,从2015年开始研发阿尔法蛋以来,淘云紧紧围绕儿童的使用习惯和心理,潜心打磨出针对于儿童学习的交互场景,让孩子真正需要用并且用得上。

 

十年坚守初心
“一夜爆红”的阿尔法蛋,从一个想法到最终落地市场,背后其实是刘庆升走过的一条长达十年的创业之路。
2008年,淘云科技的前身——科大讯飞玩具事业部成立,作为项目负责人,刘庆升带领团队打造出第一款智能语音玩具“魔法呱呱”,这款产品和广播台合作,可以下载电台主持人讲的全部故事,由孩子自主选择听取,随即成为当时风靡一时的儿童玩具。
然而,由于市场的恶性竞争和自身短板的限制,做研究出身的刘庆升很快发现自己其实并不了解用户,不了解市场,经过短暂的辉煌后,项目营业额不增反降,团队也一度跌入谷底。
此后,他带领团队数度南下,前往深圳学习取经,在此过程中他找到了如今的合作伙伴——从事玩具行业三十年的吴玉胜并成功引入战略合作团队,一步步将产品从创意设计、供应链支持到市场营销等环节彻底贯穿打通。
“创业期间有太多的困难和抉择,有很多次我们可以转向其他方向,但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
2015年,刘庆升带领团队从科大讯飞独立出来,成立了安徽淘云科技有限公司,定位为儿童智能产品、语音技术方案及云智能平台。2016年下半年,瞄准儿童陪护机器人方向的阿尔法蛋面市,淘云放弃了原先传统的玩具销售渠道,而是选择投放机场、高铁、书城等新消费场景。
这一年儿童陪伴机器人市场刚刚萌芽,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儿童智能机器人的出货量仅有约10万台,与庞大的人口基数相比,这一销售数据并不抢眼。
刘庆升分析,此前儿童智能机器人之所以发展缓慢,是因为大部分企业还处于早期技术研发阶段,产品功能单一、性能较差,无法得到家长的认可,而且彼时消费者对儿童玩具的价格较为敏感,购买意愿不强。
市场早期表现并没有影响淘云的步伐,在大胆前行的同时,刘庆升也训练出对市场的敬畏之心,他不断纠错、不断挖掘用户需求,以适应快速变化的市场。
目前,淘云不仅自己研发、生产阿尔法蛋,同时也将系统授权给巴巴腾、海尔小帅、麦咭等品牌。“儿童教育是个很大的市场,陪伴机器人才刚刚起步,淘云要和其他合作伙伴一起共建一个开放的平台,共同培育市场。”
在刘庆升看来,人工智能技术不断发展,提升了产品便捷性和趣味性,但并不能直接带来用户价值,真正能给孩子带来使用价值的是软件内容。因此,淘云能否沉淀下来,踏踏实实生产优质内容是决定其产品成败的关键所在。
下一步他计划和知名教育专家、机构合作,融合最新的教育理念,不断提升内容的原创性,形成一套完整的教学体系。
“从今年开始,儿童陪伴机器人行业会步入快速成长期,行业即将迎来洗牌。淘云会从教育内容入手,构建品牌壁垒,争取占领市场头部位置。”刘庆升明白,从行业先行者到行业领导者,淘云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