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迎风飞翔

发布日期

 
2017年,奥巴马卸任美国总统,就在卸任后没多久,英国《每日邮报》就拍到他和英国亿万富豪——维珍航空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一起在加勒比海的私人岛屿上玩风筝冲浪,尽情享受着阳光与海滩。

两人笑容满面的神情让人不禁好奇,这项运动究竟有什么魔力,让这样重量级的人物都为之着迷?

“风筝冲浪让你不用借助动力机械,仅凭自己的力量就可以飞翔在海天之间,飞上空中的那一刻,你会找到一个全新的自己,一个充满了各种可能与未知的自己。”  

每次冲浪,资深玩家晓晨都会化身为一只捕食的海鸟,拉着风筝骄傲地在海天之间翱翔,肆意翻转、跳跃,在天空划出活力四射的弧线。一不留神,他又迅速凌空而下,一头扎入波光粼粼的海面,溅起无数朵浪花。

春天去海南、夏秋去福建,冬天去越南美奈、菲律宾长滩岛……随着季节更替,晓晨会一路追着风浪去往不同的海域,周而复始乐此不疲。

从菜鸟到冠军

上世纪90年代,一对法国兄弟发明出一种专门用来在海上冲浪的风筝,他们把翼面和龙骨设计为充气式,当风筝落在水面上时不会下沉,反而能够重新起飞。到了1998年,美国夏威夷海滩开始有人将充气风筝与冲浪板结合在一起玩,自此,这项新的运动便在全世界风靡开来。

在玩风筝冲浪之前,晓晨是个资深的户外爱好者,骑行、登山、露营样样拿手,2008年他在厦门第一次接触到风筝冲浪,看到小伙伴在碧海蓝天中乘风飞翔,自由旋转出各种姿势时,他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在我印象中,海上运动都需要借助帆船、摩托艇这样的动力工具,没想到凭借自己的力量和技巧也能在海上飞起来。”于是,被深深震撼的晓晨一下子就坠入了风筝冲浪的“情网”,不能自拔。

彼时这项运动并不普及,全国也只有几十个人在玩,晓晨在朋友的带领下入了门。为了更快掌握风筝冲浪的技巧,他每天一早第一件事就是查阅天气预报,祈祷今天有风来。

因为风筝冲浪作为一项结合了风筝与冲浪板的运动,对天气要求极高,尤其是风速,一般要达到三级以上的风速才可以出海冲浪。通常中午时,晓晨就会跑到海边等风,一小时、两小时……下午两点多,海面上起风时,晓晨便顾不得太阳的炙烤,拿起装备就冲进大海,随海浪“起伏”几个小时。

想要玩好风筝冲浪,除了胆量,身体的协调性、爆发力和体能缺一不可,要做到一心多用,手拉稳风筝,脚控制好冲浪板,腰协调好方向,眼睛时刻注意前方。同时还要学会判断风力、风速、海洋潮汐等多种因素,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当然,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你得会游泳!”说到这,晓晨不禁笑了起来。他还记得多年前,自己刚开始玩风筝冲浪时,有一次正冲到兴头上,海风突然像个任性的孩子,扭头离去,他顿时傻眼了,没有风就没有动力,他只能在冲浪板上飘着,祈祷风来。

偏偏天公不作美,风没来,乌云却不期而至,海上的天气变幻莫测,一时间电闪雷鸣,海浪越发汹涌,“扑腾”一声,他就掉进了水里,最后拽着风筝游了几百米才游到岸边。

以前的囧事现在完全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十年来,晓晨从一个初出茅庐的风筝冲浪爱好者变成了全国风筝冲浪的高手,也自然走上了竞技的道路。

2015年,他参加了风筝冲浪全国锦标赛,那时全国已经有上千名玩家,在竞速比赛中,共有90多人同场竞技。

比赛哨声一响,近百人踩着冲浪板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晓晨并没有蹭第一波的热浪,而是有条不紊地出发。果然,不消几秒钟的功夫,前方就有几个人因为拼抢过凶,撞到了一起。

比赛继续进行,五颜六色的风筝逐渐散开,大家你追我赶,比赛的环形路线就像赛车方程式的赛道,高手能用最短的时间通过弯道,而技术差的就会落后,一轮轮地被淘汰。

竞速比赛一共要比11轮,“每一轮你既要全力以赴,又要保存实力最后决战。”两者之间的权衡无时无刻不在考验选手的心态和战术。经过了为期五天的比赛,晓晨最终获得了竞速和自由花式比赛的第一名,从此成为中国风筝冲浪界的佼佼者。

晓晨介绍,目前风筝冲浪运动还是一项小众运动,购买一套冲浪装备需要2万-3万元左右,此外每次冲浪还要承担路费、住宿、饮食等开销,所以国内的风筝冲浪主要流行于有钱有闲的精英阶层。“这些爱好者每天只要去海边看到好的风浪,就会开心一整天,若是风好,能玩一天,吃泡面心情都好,要是没有风玩,吃满汉全席也没用。”

等台风 等月圆

玩风筝冲浪的人总爱去不同的海域探索,因为各地都有自己的特点。“福建平潭地处台湾海峡,风力资源好;越南美奈的冬天气温适宜,消费价格亲民,而且当地就是围绕风筝冲浪这项运动而开发起来的,各项设施都很完善;菲律宾长滩岛,海水清可见底,沙滩非常细腻,仿佛人间天堂。”晓晨说道。

春天时,晓晨通常会待在海南三亚,也正是在这里,他和六个小伙伴开辟新“航线”,来了一次海上“马拉松”。

“我们查阅了天文、气象、地理知识,最后规划出一条从海南琼海市到文昌市的行程。”

这是大家第一次探索这条路线,谁也不知道途中有什么在等待着他们。一行人带上了全新的风筝和冲浪板,准备好巧克力、饼干等小零食,再带上几瓶矿泉水还有防水手机,就这样出发了。

一人开路,一人收尾,中间的人则交替向前。从琼海市到文昌市,海上距离约80公里,大家以30公里/小时的速度前进,这个速度对晓晨来说简直太轻松了,途中他一边欣赏沿岸风景,一边还掏出手机抢了几个红包。

“我们在海里遇到了一个小岛,于是就登上去一探究竟,体验了一把当‘岛主’的感觉。”傍晚,蛋黄一样的太阳逐渐从海平面落了下去,经过五个多小时的跋涉,大家终于抵达了文昌市,“最庆幸的就是一路有风,我们才能顺利到达。”

然而风筝冲浪毕竟是一项海上极限运动,看似平静的海面下往往暗藏汹涌。

2017年7月,正在福建平潭的晓晨听到了天气预报,“第9号台风‘纳沙’将于今天傍晚前后登陆东南沿海,中心风力可达6-8级……”

他立刻放下了手里的事情,嘴角上扬,一次刺激的冲浪之旅即将到来。

傍晚时分,台风如期而至,只见云层时隐时现,远处海水被风浪裹挟着呼啸而来,那气势仿佛张开口的狮子要将人吞没。树丛在风中凌乱起舞,风浪在耳旁嘶吼,这些危险的信号却让晓晨的肾上腺素飙升。

准备好风筝和冲浪板,他来到岸边。远方异常明亮,那是台风的中心,而他面前正是外围的大风大浪,他兴奋着小跑入海,轻快地跳上冲浪板,风筝一下子就被吹到了空中,几乎不用怎么调整,晓晨就已经冲了出去。

此时身体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巨浪和狂风推着他划出一圈圈弧线,突然一个转身,就像是急刹车,他漂移着凌空而起,180度旋转、落下,眼看着就要栽入海里,他突然调整了身体和风筝,妥妥地降落到海面,一场“危机”立刻消弭于无形。

一圈又一圈,“喂~~”他兴奋地呐喊着,召唤着其他的小伙伴,人生得意须尽欢,当然也要见好就收,因为台风只能借力而不能驾驭。

普通人谈台风色变,但晓晨却对台风翘首以盼,因为相较于平时三、四级的风力,动辄五到八级的台风,满足了一个男人对大海的征服欲。“每次台风来都会持续几天,风力逐渐加强,刚开始它离我们较远,冲浪就相对安全。”

一年当中,晓晨冲浪的必选项还有农历十五这个特殊的日子。因为这天海上的月亮又大又圆,月光可以照亮一片海,这时他就选择去夜冲,海上生明月,抬头望天踏浪而行又是一番别致的体验。

冲浪时间久了,晓晨和各种海洋生物打过交道。有一次冲到大海深处,他和一只大海龟不期而遇,四目相对,这只海龟却一动不动,这时他才发现这只龟被渔网给挂住了,他想帮它逃生,无奈没有工具忙活了半天也没解开渔网,最后只能遗憾离去。

有时,晓晨也会得到大自然的馈赠。夏季炎热,像墨鱼、章鱼这样的软体动物会浮上海面,这时眼疾手快的晓晨划过海面,一个弯腰就把它们捞了起来,“今晚可以加餐了”他美滋滋地想到。

“风筝冲浪就是这样,总有好玩的事情会发生。”正是好玩,让晓晨乐在其中。

对这个御风而行的男人而言,风筝冲浪不仅是一项运动,更是一种简单、快乐、自由的生活方式。每次与强风巨浪接触,都让他释放出一切的力量,在一次次的自我超越中体会前所未有的刺激、速度和快感。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