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策划】机器人产业加持安徽智造

发布日期

 
2017年,安徽省生产机器人本体产量达到8000余台,同比增长82%,机器人产业产值近200亿元。拥有企业150余家,研究院6家。安徽机器人产业已跻身全国第二梯队前列,综合实力排名全国第六位,仅次于上海、广东、江苏、湖北、辽宁等地……

7月12日,安徽省出台的《安徽省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2018-2027)年》(以下简称《规划》)数据显示,在承接产业转移红利,机器人本体、集成应用向上游关键零部件延伸,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向特种机器人分化,应用市场不断开拓的变革中,安徽机器人产业开始提速。

尽管如此,但产业总体规模小、利润薄,上游关键零部件依赖进口的形势始终难以摆脱,终端产品扎堆现象严峻,下游应用推广难度较大,上下游配套程度低等问题依然制约产业进一步发展。

安徽省经信委装备工业处主任科员肖锋表示,未来全省还将在缓解企业资金需求、促进人才培养、引导“芜马合”三地开展分工协作等方面发力,助力机器人产业成为安徽智能制造的一张不可忽视的“名片”。

打破国外垄断

可以提供多种高架物料搬运方案的智能体感助力机械手,能够完成位置伺服动态高精度跟踪需求的三自由度机械臂关节,适用于电子制造、小型机床、包装设备等小型机械的伺服电机驱动器……自2016年落户合肥以来,安徽合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甄圣超目前已成功探索了安徽省内机器人产业多项空白地带。

从机器人终端产品向上游零部件伺服电机驱动器的转型、从深圳到合肥的转移,令他成为了机器人产业发展变革的见证者和亲历者。

时间追溯至2012年,留学归来的甄圣超将自己的创业“基站”建在全国机器人产业的第一方阵——深圳,并在短短一年内便成功研发推出一款两轮自平衡移动机器人。

然而,随着风行者、易步科技、乐行天下等一些知名品牌的崛起以及小米等科技大佬们的进入,智能体感车这一机器人细分市场进一步瓜分蚕食,对以甄圣超为代表的创业者们来说不啻一颗重磅炸弹。

“巨头的进入,令初创公司很难生存下去。”迫于生存压力,刚刚崭露头角就遭遇市场无情打击的他不得不思考出路。

扎根机器人行业三年,甄圣超发现,尽管自2013年以来,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机器人消费国,但作为工业机器人的“神经系统”,伺服电机的国内企业市场份额还不到全球的10%。

此外他还考虑到,由于深圳的人才流动太快,不适合做技术研发。而反观家乡安徽,机器人产业已开始异军突起,但伺服电机领域仍是一片空白。基于此,他不再恋战,而是将目光转向伺服电机领域,并将创业团队从沿海带回了合肥。

历经三年“蛰伏”,合动智能自主研发的伺服电机驱动器已正式投产。

定位于小型化、1KW以下、M3-M2市场,合动智能的伺服电机产品目前已达到国内领先水平。作为评价伺服电机技术好坏最关键的三项指标,电流环带宽误差不超过0.5%、速度环带宽精度达到0.02%、位置环带宽定位精度达到1脉冲。

“与国际先进驱动器作过详细比对,我们的柔性补偿和抗干扰能力可以与它们一较高下,但价格却仅仅是它们的一半。”探索“蓝海”渐渐成为甄圣超创业的主旋律。

同样从省外向安徽转移的机器人企业还有安徽三联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

但安徽三联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梅珑表示,与合动智能向上游延伸不同的是,这家主打机器人护理床、外骨骼机器人的特种机器人生产商则选择了向下游应用端靠近,以大健康为应用突破口,立志于解决医疗痛点。

从安徽省外向安徽省内的聚集,从机器人本体、集成应用向上游关键零部件的延伸,从工业机器人向特种机器人的分化……合动智能、三联机器人过去三年多的变化,正是安徽省机器人产业变革的一个缩影。

自2013年10月,国家批复支持安徽省打造机器人产业“芜马合”集聚试点以来,安徽全省机器人产业进入发展机遇期。根据国际机器人联盟的测算,目前安徽机器人产业已跻身全国第二梯队前列,综合实力排名全国第六位。

安徽省经信委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省生产机器人本体产量达到8000余台,同比增长82%,机器人产业产值近200亿元。今年1-6月生产机器人本体达到4800余台,同比增长118%。在产业建设方面,全省已初步打造了芜湖、马鞍山、合肥等机器人产业集聚区,形成集研发设计、生产制造、系统集成、示范应用等为一体的全产业链发展格局,集聚区累计建设(含在建)重点项目160个,总投资达210亿元,并拥有企业150余家,研究院6家。

一批国内外相关龙头企业纷纷落户集聚区,如机器人关键零部件研发企业大洋机电、马鞍山三竹智能、同智机电,服务机器人科大讯飞、酷哇、沪宁智能,工业机器人埃夫特智能装备、欣奕华智能机器、行健机器人,系统集成巨一自动化、井松自动化,机器人检测芜湖赛宝。

其中,芜湖埃夫特已成为国内机器人行业领军企业,喷涂、打磨机器人等产品处于国内领先水平;RV减速器、伺服电机、控制器等关键零部件的研发生产逐渐打破国外垄断态势;欣奕华填补国内平板显示产业机器人多项技术空白,成为泛半导体领域机器人“领头羊”。

在肖锋看来,自2017年开始,安徽机器人产业的提速并非无迹可寻。

一方面,由于周边机器人产业发达地区江苏、浙江、上海人工、土地等成本的上升,安徽省抓住了产业转移的红利,一些企业的研发、生产中心纷纷迁往省内。

他透露,“在150家机器人企业中,通过产业转移进入的就有30多家。”

另一方面,安徽巨大的应用市场也倒逼机器人产业加速崛起。

在应用端,安徽省内企业采用机器人对生产线进行智能化改造的规模逐年扩大。今年上半年,在机械、钢铁、石化、建材、冶金、汽车、食品、家电、纺织、电子等10大领域,安徽省已推广应用机器人1900余台,累计推广应用机器人15000余台。每万人拥有的工业机器人数量已经从2013年的36台增至50台。

上下游配套短板亟待补齐

尽管近年来安徽省机器人产业发展形势喜人,但在业内人士看来,产业总体规模小、利润薄,上游关键零部件依赖进口的形势始终难以摆脱,终端产品扎堆现象严峻,下游应用推广难度较大,上下游配套程度低等问题依然制约产业进一步发展。

首先,产业基础仍然薄弱,主要体现在体量小、盈利薄两方面。除了埃夫特、巨一自动化、欣奕华等少数骨干企业外,大部分是中小企业、初创型企业。

肖锋透露,机器人皖企中,产值达10亿元以上的企业只有5家,占全部企业的3.33%。另外,据中国电子学会调查,包括安徽在内,中部地区机器人企业平均销售利润率为11%,低于珠三角的17%、京津冀的16%、沪苏浙的15%和东北的13%。

其次,工业机器人与服务机器人发展不均衡。全省工业机器人产业处于快速成长阶段,而服务机器人产业则处于起步阶段。

同时,安徽省机器人产业发展主要集中于产业链的中后端,以机器人本体和系统集成为主,存在“后重前轻”问题。

在工业机器人的成本结构中,减速器、伺服电机、控制器三大关键零部件分别占总成本的35%、20%、15%,但其长期依赖进口的现状已经成为全产业的“阿克琉斯之踵”,严重制约机器人产业的发展。

研发制造关键零部件不仅仅是工业机器人产业的利润中心和核心技术之一,也可以成为打破国外垄断、填补空白的关键突破口。

反观关键零部件配套依然被国外“卡脖子”。

他举例,翡叶动力虽然能制造伺服电机,但插头、编码器等基础元器件仍需进口,价格占到总成本的一半,导致最终产品价格高于进口;埃夫特从日本进口的减速器,同类产品采购价格是日企的3.5-7倍,而且数量受限。从安徽省情况看,关键零部件配套企业少已成为制约产业发展的突出短板。

此外,应用推广难度较大反过来也制约了机器人产业规模的进一步扩大。

在质量性能上,安徽省产机器人的无障碍工作时间、重复定位精度等关键指标与进口机器人相比仍有一定差距,加上品牌认可度低,很难获得大企业订单。

在市场竞争上,瑞典ABB、日本发那科、安川、德国库卡等国外机器人企业抢占了国内机器人市场超过70%的份额、六轴以上多关节机器人市场90%的份额。

最关键的是,尽管安徽省机器人产业主要集中在“芜马合”机器人产业集聚区,但三市产业园区的专业化分工并不明确,且仍有不少企业散落在其他地区,缺乏相应的协调和合作机制。

“省内上下游配套程度严重不足,尤其在零部件环节,省内的企业工艺、技术有时达不到要求,我们都是从外省购买。”梅珑表示。

针对以上问题,安徽省正在密集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和顶层设计,助力机器人产业成为安徽智能制造的“名片”。

面对机器人企业前期投入大、资金占用周期长、融资需求旺盛等问题,安徽省在政府层面设立“机器人产业发展引导基金”、探索PPP基金投融资模式,细化项目奖补政策,多渠道缓解资金压力。

“机器人产业的发展,最终取决于有没有人才,特别是高端人才。”肖锋表示,不仅仅在安徽,放眼全国,机器人专业人才缺口高达500万人,其中大部分是工业机器人的操控和维修人员,人工智能领域内10年从业者仅占38.7%,而全球最高的美国10年以上相关从业人员比例高达71.5%。

安徽省既要引导省内高校、科研机构和生产企业之间的合作,也要通过项目资助、创业扶持、股权投资、柔性引进等方式重点引进机器人产业领军型、创新型人才以及掌握产业关键核心技术的高层次研发团队。

未来,《规划》还明确表示,计划到2020年,机器人产业收入达到120亿-150亿元,培育形成10家行业领军企业,10个研发创新总部,实施10个工业机器人重大应用项目。

与此同时,全省还将继续引导各产业园区机器人产业开展分工协作,实现优势互补、资源共享,避免低水平重复建设和恶性竞争,一个以“芜马合”三地为中心的安徽机器人产业版图正在加速形成。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