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巨婷 中国鑫诚集团香港锦上酒店管理集团董事长、淮南市工商联副主席

发布日期

中国鑫诚集团香港锦上酒店管理集团董事长

淮南市工商联副主席

 

王巨婷:再启程,风景在远方

 

 

2013年9月10日,淮南拉芳舍酒店——王巨婷的主场。这是个风格迥然不同的酒店,以盘旋其间的楼梯为分界线,右边是奢侈浮华的欧式设计,左边是古朴典雅的中式格局,各有特点,相映成趣,这是王巨婷最得意的作品。

身为中国鑫诚集团香港锦上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巨婷这个原本在丈夫李军坚实羽翼下生活安逸的女子再次走向商业舞台的中心。保留一头短发的王巨婷利索飒爽,身材姣好,衣着得体,完全看不出是二十岁少女的母亲。时间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能将她雕琢成如今的模样?

上世纪90年代的创业路上,王巨婷与李军携手打造出安徽鑫诚这艘民企“航母”,并在集团走向正轨的过程中出人意料地从财务“总管”的位置上急流勇退——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个艰难的选择,“因为公司在专业化的道路上需要更专业的人才”。10年之后,收拾好行囊再次奔入商海并执掌中国鑫诚集团香港锦上酒店管理集团对她来说同样不是难题,因为她已经为这段旅程做好了准备。

 

急流勇退

刚结束饭局的王巨婷出现在记者面前时,腰板笔直,言语间透着淮南女人的直爽与快意,总是保持笑意,沉静与优雅总会穿过她的眼镜镜片。就在采访当天,作为集团的“女主人”,她要负责由安徽鑫诚集团与安徽盆景协会联手主办的第二届安徽“鑫诚杯”盆景艺术展的招待工作。此前一天,她凌晨三点才从云南出差回到家中。

连续一周的连轴转让她稍显疲惫,却并不妨碍她在摄影镜头前的完美表现——她认真地配合着摄影记者的每一组拍摄要求,并积极给出自己的建议。中式礼服搭配优雅的翡翠饰品,职业裙装尽显干练庄重,每一套服装的选择都严丝合缝,像极了她的性格和行事作风:严谨,力求完美,甚至有点“吹毛求疵”并不易妥协。

“还有谁会比我更了解自己?”王巨婷一边轻抚着颈间的翡翠项链,一边低头沉思。翡翠和红木是她的最爱,两者有个共同点:在岁月中沉静的美好。

在淮南商界,王巨婷是一个无法忽略的“大人物”——上世纪90年代,王巨婷与李军携手打造出安徽鑫诚这艘民企“航母”, 并在集团走向正轨的过程中出人意料地从财务“总管”的位置上急流勇退。

权力与征服恰是商海征程中最难以割舍的情结,然而在王巨婷心中却远没有那么重要。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角色就是‘职业’太太,要配合好李军的工作,照顾好家庭”,直到现在,丈夫李军的办公室里还有不少新员工不认识王巨婷,因为自从她离开管理岗位后就很少去那,因为“我不喜欢将工作和生活捆绑在一起,也不喜欢成为他的影子存在于鑫诚”。

事实上,作为鑫诚的“元老”,王巨婷恰是公司创始阶段最重要的一员大将。

上世纪90年代,身处服务行业的王巨婷和拥有铁饭碗工作的丈夫李军顺应时代的大潮辞职经商,经营一家建筑工程公司。他们也和许多成功企业家一样,在资本原始积累的阶段吃过苦,流过泪,为钱愁。

那时李军主外,没日没夜地在外忙工程;王巨婷主内,负责管理公司账务和内勤。一直到现在,垫资建设都是建筑行业抹不去的潜规则,那时刚刚进入的李军和王巨婷在这个并不熟悉的行业里摸索着,也明里暗里吃了不少亏:经常是一边干活一边垫资,结果等工程结束清算时,建设方不是没钱给,就是恶意拖着不给钱。

那时王巨婷最害怕的就是过年,别人家都喜气洋洋地准备着过年的物什,而她却坐在家中如精算师般紧张工作着,将手中仅有的一些钱合理分配给材料商和工人。

“虽然时过境迁之后再想想过去这些事都觉得不值一提,但当时真是既气愤又心酸。”讲起过去在建筑工程中遭遇的种种难题,王巨婷仍会愤懑。

这样的事经历多了,李军和王巨婷不得不思考摆在眼前的“转型”难题——每逢危机之时,他们都会将这两个字反复提及,味同嚼蜡却又不得不去面对。

要么转,要么死,由不得他们迟疑。

经历了如壮士断腕般的痛苦之后,安徽鑫诚的主营业务渐渐发生变化——由单纯的工程建设向房地产综合运营商转型,而淮南第一处33层的高层楼房就是由鑫诚完成的。

“2003年,那时候还不怎么提房地产这个词,33层的高层在淮南更是从没出现过,和现在不一样,那时是楼层越高越便宜,一二层反而非常好卖。可是,在我看来,事业创新才能催生出需求,我们那时没有经验,却反而有胆识敢突破。”

伴随着中国房地产最好的几年时光,安徽鑫诚集团这艘民企“航母”蔚然成型,先后在安徽淮南、黄山、滁州、宣城、河北霸州、山东等地区进行住宅、商业、旅游地产等项目的投资开发。

令人诧异的是,一直夫唱妇随的王巨婷却在这时选择离开。

2002年,王巨婷将手中的工作交待清楚后就离开了鑫诚,一如她的性格,直接干脆。

“公司进入正轨需要专业的财务人员去打点工作,这些已超出我的能力和认知范围,退出是必然选择。”王巨婷说那时的她在做出决定后没有半分犹豫。

然而,她没有说的是,她如此的决绝是希望鑫诚能摆脱家族企业的刻板印象,由她带头离开并引入经理人按照现代企业运作打造这个倾尽自己心血的“作品”。

 

再次启程

之前的王巨婷像是一根时刻绷紧的弦,总有种不得不发的冲劲;一闲下来,反而诸多不适应。她去北京陪伴女儿读书,闲时交友赏花,品茶读书,让“慢”这种久违的状态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之中。

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她仿佛消失了一样,公开场合鲜少现身,除了必要的应酬,一般都宅在家中或是去陪女儿。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准备干什么,王巨婷真的能停下来吗?

2009年12月,淮南拉芳舍大酒店开业,这也成了迄今为止全国拉芳舍加盟店中投资最大,营业面积最广,档次最高的标志性旗舰店。中西合璧的菜式、餐饮、茶吧加K歌的整体方案一时震惊淮南餐饮界。

王巨婷躲在幕后,悄然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而这正是她的回归之作。女儿顺利完成学业并出国留学,她在调整之后再也没有了休息的“借口”,更重要的是,她想让自己的那股商业力量有处施展。

餐饮是她熟悉的行业,而这一次她需要革新与创造。此前,淮南的酒店虽各有风格,却没有一个将中西餐饮融为一体的,这一次,又是王巨婷,一出手就让众多餐饮界大佬们吃惊。

一组造型别致的楼梯连接拉芳舍,右中左欧的设计让食客们不禁感叹设计者的匠心独运。

“做餐饮最重要的就是服务,客人吃完饭想放松一下唱两首歌尽兴,有时有事要谈要找个喝茶的地方,这一切在拉芳舍中都能实现。”据王巨婷介绍,全服务正是她在设计拉芳舍时的主要考量。

除了掌控鑫诚集团的餐饮板块,王巨婷也将在酒店管理和物业自持等方面试水。目前,由鑫诚集团打造的数个旅游地产和五星级酒店项目中,还缺少能独立掌控的物业部门,而这也将是王巨婷今后主抓的工作,她希望能以碧桂园集团为参照,打造一个足以与地产运营相媲美的酒店和物业管理队伍。

又是一次新的尝试和探索,但对王巨婷而言,跨界而行到达成功的彼岸早已不是难事。

“有时我躺在床上也会想这些问题,我还需要那么累吗?全国各地的投资新项目,可是我又能去住几天呢?但这个世界是不会停下来的,你不做总会有人去做,甚至做得更好。鑫诚要想在地产行业继续上台阶,必须有自己得力的物业和酒店管理团队,目前来看,这个工作只有我来做。有些困难看起来不可逾越,可是坚持并有韧性地承受住压力,成功就在不远处。”

在王巨婷看来,自己已经为目标前行了99步了,又何差最后那关键的一步!

 

亲情没了,要钱干嘛!

常言道,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一定有一个默默奉献的女人,即使对于身处商界中的成功女性来说也不例外。家庭依然拥有永恒的吸引力,与男性追求成功与权力不同,大多女性认为事业只是她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她们甚至愿意为了家庭而放弃继续的追求。

谁能想到外表优雅沉静的王巨婷也是一个干家务的高手,过年家中聚会时,三四桌子的菜从买到做她一个人就能搞定;甚至直到现在,丈夫最乐意吃的还是她亲手做的菜。

王巨婷和李军站在一起时,常常会给人以迷惑性:王巨婷干练爽直,李军憨厚少语,家中事务莫不是王巨婷一人做主?

“不熟悉我们的人都有这个感觉,”讲到这个话题时,王巨婷哈哈大笑起来,“的确我们的外表很具‘欺骗性’,不过基本上大事我都会听李军的,连出去购物刷他的信用卡我都会提前向他报备,看不出来吧?”

一直以来,王巨婷都将自己定位在配角的位置上,创业时是这样,在家中也是这样,这并不意味她会委曲求全,而是她深知成全和尊重对于一个家庭的重要性。婚姻中,夫妻各自扮演着合适的角色,为彼此提供力量与鼓励,更要互相赏识与支持对方为家庭所作出的贡献。

“李军这个人耿直冲动,我会‘柔化’他的一些做法,有时他做决定后会固执己见,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劝谏他,这种互补的性格对于我们俩都挺重要的。男人在外面创业非常不易,需要一个稳定的家庭,这样才能没有后顾之忧,而且在我看来,男人受自己老婆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我怎么做或做什么是能影响到他的,这也是夫妻相处之道中最需要平衡的地方。”

时下有句流行语:再美满的婚姻也有200次离婚的念头和50次掐死对方的冲动。有时生活中的矛盾不可避免,但学着忍让与调节是夫妻的必修课,王巨婷也深知这一点。可她也有困惑的时候,每当看到电视里夫妻或情侣之间为了一顿饭AA制闹得不可开交,还没结婚就做婚前财产公证盘算着离婚后的得失,抑或是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吵得鸡犬不宁的时候,她就纳闷甚至不解了:捕风捉影地彼此猜忌,甚至为了利益争来争去的婚姻真有存在的必要吗?

“也许是我们的年龄层次不同吧,我真的不懂,亲情都没了,还要钱干嘛?我们结婚到现在,我都没存过私房钱,我身边的很多朋友和我都是一样的,如果心在婚姻上,是不会为了一时一刻的利益斤斤计较的。”王巨婷最珍惜的就是家庭,对她来说,千金不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