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 燕 安徽燕之坊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

发布日期

安徽燕之坊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

 

杨燕:细腻女人粗粮情结

 

 

    6月17日,合肥燕之坊厂区。从黑色奔驰越野车上走下来的杨燕,让在公司等候采访的记者眼前一亮:戴着墨镜的她,很酷很时尚,一款玫瑰红色上衣搭配着黑色及膝短裙,恰到好处地展现了她的高挑身材。她笑得很灿烂,带有阳光的味道。

    如果不是事先做足功课,记者很难将如此漂亮柔弱的女人与掌控遍布全球数千员工、年营业额突破6亿的燕之坊董事长等同起来。

    “没有理想的企业是做不大的”, 作为优秀的管理者,杨燕现在考虑更多的是三、五年后燕之坊的发展战略。

    燕之坊在短短八年间以年均超过200%的速度实现着企业的超速度发展。杨燕的智慧曾经让安徽省委常委、合肥市委书记孙金龙发出如此感叹:“你这个徽州女人真厉害。”

 

泉城掘金

    往事不必再提,人生已多风雨……如歌中所唱的那样,杨燕不愿意过多回忆往事。“那些年太苦太累了,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感觉自己像是活了好几辈子了”。

    冰心曾言:成功的花,人们只惊慕她盛开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杨燕的成长渗满了辛酸与艰难,以至于现在的她不忍心去翻开封存在心中的往事。

    她选择将自己故事的起点定在1998年——她商业人生的开端。

    当时的杨燕在银行工作,生活稳定,可是母亲和公公的相继病倒给了她致命的打击。得到母亲生病的消息后,无法抑制内心悲痛的她,一个人跑到旷野里哭了很久很久。

    那时,两位老人一天的医药费高达6000多块!光靠工资根本无法维持他们的治疗。在朋友的反复劝说下,从未涉及商业的杨燕有些动心了。收拾好行囊的杨燕孤身一人前往距家千里之外的济南,做起了医药代理。那时,她不敢和病中的母亲告白,只是说工作很忙,出差很多。因为出身书香世家的杨燕,和上面三个哥哥一样,自小接受严格的家规教育:不准从政,不准经商。

    “那时我只能和母亲说我工作干得好,经常被派去出差,才瞒住了家里。好在母亲和公公最后都康复了,好像上天和我开了个大玩笑”。直到燕之坊成立几年后,母亲才知道她经商的事。

    “当时是坐夜里的火车去济南的,车里人山人海”。能够想象到上世纪呼啸而过的绿皮火车里的拥挤不堪的景象,人挤人挨着坐,满车厢都弥漫着汗臭味和呼吸的气味。

    来到举目无亲的济南,杨燕那时租住的是每月40元的简易棚 ,北方的天气干燥多沙,常常一觉醒来,满嘴是沙。那种无助沁入骨髓。

    可能是继承了家族中坚强的基因,杨燕留了下来。此后,无论是夏日的骄阳还是冬日的飘雪,济南街头总会有一个女人骑着一辆退役的自行车,穿梭在大大小小的药店之间,艰难地推销着自己的产品。

    她的执着和诚信终于打动了药店的经营者,到后来只要她经过药店门口,店里面的人都会兴奋地和她招手。时至今日,杨燕依然将自己的成功归结为“有很多人帮助自己。”

    因为智慧,杨燕销售的产品毫无悬念地一路飘红,在初涉商海的考卷上杨燕取得了不错的分数,可是她心里却隐隐感觉这不会是自己终生的事业。

 

粗粮情结

    就像冥冥之中天注定一样,杨燕和粗粮有着不解的缘分。

    2001年,一次在济南商场购物时,扑鼻而来的谷物香气触动了杨燕那根急于创业的神经。

    “当我看到专柜上加工好的谷物时,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要给我爷爷,我母亲,我孩子买回去吃”。深谙养生之道的杨燕在那一刻嗅到了隐藏在禅食背后的巨大商机。

    于是,她迫不及待地找到了柜台老板,询问起禅食生意的相关事宜。杨燕从柜台老板那得到了准确的信息,并被推荐到了沈阳总部。没有多想的杨燕一路直奔沈阳,找到了那家韩国公司在沈阳的代理总部。

    当时的杨燕对这个行业的认识几乎是一片空白,没有缜密的市场调查,甚至连其中的利润空间到底有多大,她都不清楚。

    杨燕已经来不及想这些了,粗粮让她无法抗拒。她毅然决然地将这一影响她整个人生的事业带回了合肥。

    “我是个很感性的人。我认为企业家的直觉和悟性很重要”, 杨燕对数字很不敏感,财务报表的科学性毋庸置疑,但是身为领导者的她却更愿意选择相信自己的商业悟性。

    国内外大超市的纷纷入驻改变了人们去集贸市场购物的惯性,杨燕凭着直觉将终端市场紧盯在大型超市里。 “燕之坊”在第一步的战略选择上,走在了同行的前头。

    当时的禅食项目在合肥并没有太大的市场,加上自己公司缺乏影响力,超市根本不愿意给人微言轻的杨燕任何机会。

    成功总是偏爱执着的人。杨燕骨子里的坚韧或许是她成功的基因,虽然遭到超市方面的拒绝,但她每天都会跑到超市找经理软磨硬泡,最终杨燕的诚心打动了超市经理,“燕之坊”走进了超市。

    可是,走向成功的道路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由于对卖场柜台陈列季节性变化不了解,加之前期投入、人员工资、机器设备等运作成本过高,2002年,经营禅食让杨燕亏掉了几年积累下来的所有资本。

    失败乃成功之母。这时,她已经意识到是时候生产属于自己的产品了,“那时我就想好要用品牌的价值换来无限的发展空间”。

    超市另一个专营粗粮的柜台的撤柜,彻底改变了杨燕的人生。通过团队的努力,杨燕拿下了心仪的项目,心中无底的她只求一个月能卖到2800元够保本就行。没想到的是,“燕之坊”第一天便完成了当时设想的一个月的销售额,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创业的道路从来都不是平坦的,杨燕用“辛酸史”来形容当时拼搏的情景。

    当燕之坊的粗粮柜台开遍安徽超市时,杨燕将眼光瞄准了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当她试图打进大型卖场时,当地那些恐吓她的老牌经销商们扬言要把这个安徽弱女子赶出去。

    “我杨燕不来南京、上海,李燕、王燕也会来。你们应当思考差异化竞争,改善品质结构,应对竞争变局!”杨燕掷地有声的话最终起了作用。

    外表柔弱的杨燕却拥有着成功者的典型性格:勇敢、坚毅、不屈服。杨燕在笔记本上曾写下过这样一段话:“在前进的道路上,常常感觉自己就像沙漠中负重前行的骆驼,在痛苦中承担,在承担中超越.....”

    杨燕的脸上有种超越年龄的淡定,仿佛对很多人和事都看得透彻,“我只想听着自己的心做自己的事,很少会受别人的影响”。时常,她也会思考着商人的“原罪”,“不管我心里怎么想,生意归生意,我们总是要保证利润的,所以,商人习性很难改变”。

    除了企业的中高层的负责人,普通员工一年也很难见上杨燕几面。可是,这些丝毫没有动摇员工对杨燕的崇拜与忠诚,“杨总对粗粮行业的战略眼光让人佩服”,她做事时的专注和雷厉风行的风格让下属不敢有半点懈怠。

    当采访快结束时,记者意外地得到了一个信息:“燕之坊”的管理团队中,很多人之前都是有自己事业的。“杨总是个极有人格魅力的领导者,她的商业眼光,她的战略思想让我们叹服,所以我们愿意跟着她干,将‘燕之坊’打造成中国的膳食专家是我们共同的愿望”,一位公司高层如此评价杨燕。

 

为书痴迷

    杨燕对书的痴迷是出了名的。

    很难想象眼前这位极具魄力的女人是接受私塾式教育长大的。

    在杨燕的回忆里,诸子百家、颜氏家训、三字经、百家姓、三从四德是小时候自己和哥哥们学习的主体。书香世家出身的她经历了历史变迁,陪伴她一生的是自小养成的读书习惯,一路走来,书籍的营养不但滋润着她,也孕育着燕之坊的青春。

    在她的书架上,除了当下最流行的书籍外,管理类的专著是绝对的主流。“现在我的员工水平都很高,我要和他们对话,必须时刻抓紧自身的学习。”

    杨燕家中的每一个房间里也都有书,平时出门旅游时,连小儿子也一定会往包里放两本书带在路上看。“一个没有书籍的房间是没有灵魂的,书架上的书可以不多,但一定要耐看”。那本蜚声世界的《简·爱》是她心头的大爱,她将其放在床头,反复阅读。

    杨燕看书不是泛泛而读,在她最近阅读的周国平《最合宜的位置》一书中,记者注意到在书中经典之处均做了标注,她享受着书籍带来的阅读快感。

    杨燕的愉悦不仅仅来自读书,慈善是她另一个快乐源泉。事业上一路飙升的燕之坊开始将眼光瞄向慈善,今年六月,肥东第一所春蕾小学在公司和当地政府的共同出资下已经建成。“这绝不会是燕之坊捐建的最后一所小学,未来将会有更多的捐赠。”杨燕说起慈善,依然一如既往的淡定。“慈善捐赠往往会带来心灵的宁静,就像帮助农民们将以前卖不出去的烂在地里的杂粮变成营养食品一样,令人快乐。”

    “我丝毫不怀疑,我现在所在的这个位置是最适合于我的,因此,外界的诱惑对我发生不了什么作用。可是,若有人问我这究竟是一个什么位置,我好像又说不清楚……如果勉强说,就说它是一种很安静的生活状态吧。”这是周国平写在《最合宜的位置》前序中的一段话,似乎也正合宜地概括了杨燕当下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