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理解创业,为创造而活

发布日期
今天要推荐给你的新书,来自读人的合伙人李骁军。他的pick是周航的新书——《重新理解创业》。在书中,易到创始人周航梳理了自己20多年来关于创业、企业管理方面的思考,复盘过往经验教训。

李骁军阅读后认为,此书比起市场上大多数的成功鸡汤,要实在、真诚许多,其中周航结合自己创业失败的经验谈到战略、领导力、竞争、流量、团队等诸多重要话题,有不少值得借鉴的好建议。失败诚可贵,真诚价更高。

20余年来,周航的人生围绕着改变、试错和复盘。

1994年,周航和哥哥周洲一起创办了天创数码集团,后来它发展成为国内最大的专业视听和服务集团之一。2010年,周航又创立了网约车平台易到用车。几乎同期,Uber在大洋彼岸上线。之后,易到经历了诸多变数。2017年,周航从创业者身份变为顺为资本投资合伙人。从传统行业到互联网,再从创业者到投资人,周航经历了行业的跨越和身份的转型,对于自己、对于创业的理解也在发生变化。

回忆起自己当初写书的心情,周航表示,

“当时我并不确信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写一本书。一来我从未写过一本书,二来我不知道是否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真实的过去和内心深处的自己。我思考了很久,是否真的愿意去剖析那个自己,又是否有能力做好这件事情?

对于这本书,我一直坚持的就是要真诚的态度,思考什么,就写下什么。写下的文字一定要自己相信的,所以不管是写书的过程还是后期的出版,我都坚持不为外部的其他因素所影响,努力还原最初的简单心态。

拿书名和封面来说,也许会有更吸引人的书名,但跟出版社数次的讨论后,我最后还是坚持了现在的书名,这是我想跟创业者分享的初心,希望我的思考能够对正在路上的创业者有启发和独特的价值,尤其是在漫长的寒冬。

希望未来的我,能够始终处在一个重新思考的状态,不断否定昨天的自己。现在的反思,未必是下一次创业的圣经,也许本身也不见得有多正确,也许我继续会在未来的创业路中不断否定今天的结论,但这何尝不是一种更好的状态,不是一种新的思维方式?在未来,我将继续 to refresh myself, rethink the world, and rebuild a new business.”

以下,我们摘选《重新理解创业》一书中“关于钱的四点反思”,与创业者分享。

早期,我没有什么融资的概念。

在20世纪90年代创业的时候,我们都是找亲戚、找银行、找关系去借钱。记得2004年,我刚去长江商学院上学,有人对我说,你的企业做得还不错,会不会有人找你投资?我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意思?怎么投资?

今天,融资是每一个公司的必修课,很少有人像我过去那样通过短期凑钱的方式创业。那个时候,我不懂什么是投资,或者说一直都不懂,包括易到的创业。我的思维一直都是自己掏钱来创业。因此,在易到融资的问题上,我犯了很多错误。

现在回过头来,有四点需要反思。

第一,究竟该什么时候融资——在别人看好你的时候尽量多融资。

易到一共有四次融资,其中有顺利也有犯错误的时候,但所有的错误加在一起,都比不上我们在2014年C轮融资时所犯的错。

2014 年,易到的C轮融资很顺利,我们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这么红过。一出门就有很多人追着谈,说要投我们,而且不止一两次。然而在那么好的时候,易到本可以拿到3亿美元的融资,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们最终只要了1 亿美元。

距离C轮融资完成仅仅相隔3个月,对手成功完成了全球私募史上最大的一笔融资,此后一切都变了:别人对易到的了解可以说非常清楚,给的条件都很苛刻,而且人家给不给融资还不知道。在企业发展困难的时候,几乎是融不到资的。

公司处境差的时候去融资,往往事倍功半,不仅过程困难,付出的代价也会很大。那个时候易到处境极其困难,整个状态都非常被动。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你会在2015 年把易到卖给乐视?那个时候我有选择吗?我没的选。

所以,要抓住最好的时机赶紧去融资,因为只有在那个节点上,所有人对你才是正向的期待,认为你将来一定会更好。

融资,其实是一个生死问题。绝大多数创业公司,大部分的死亡都是因为没钱。没钱才会死,有钱都会死撑着。

第二,究竟该融多少钱——不以估值论融资。

可以融多少钱,不是由估值决定的,也就是说,估值低融到的钱不一定就少,估值高也不一定能多融点。真正决定融资规模的是你的核心业务需求。

融资,不仅是为了业务上的花销,而且要考虑到最坏的局面,要预见面对竞争对手你需要多少钱。融不融得到是能力问题,但融资的方案和目标,就应该为最坏的局面做准备,哪怕出让一些股权也是可以的。

在这一点上,不得不说,当时饿了么的创始人张旭豪就想得很清楚。他当时敢用4亿美元的估值去融3亿美元的资本,稀释了自己大额度的股权,这是前所未有的。过往大家都有一些惯用的思维模式和套路,一般每次稀释股权不会超过十几个百分点,最多也就20 个百分点。张旭豪跳出了这个思维局限,没有按套路出牌。易到就在这方面犯了巨大的错误。

我们没有趁着好时机融进足够的资本,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我没有想清楚融资的钱用来做什么。虽然我知道要这笔钱用来补贴用户、发展业务、投放广告,但并没有仔细地算过到底要花多钱,更没有预见竞争环境可能出现的最坏局面。

所以,在互联网行业创业,需要对竞争保持持续敏感。面对竞争,更不能心存侥幸,因为它是你在融资中必须考量的重要因素,因为它将可能成为你未来面对的最坏局面。

第三,究竟该怎么花钱——多融少花。

融到资本之后,最常见的错误其实就是:拼命扩招、投放广告,以及业务上的疯狂补贴。这可能并没有什么不对,但不能为了自己的臆想去花钱,自以为是,没经过验证就开始实施。这时候更应该“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所以,我认为任何模式在没有被验证之前,花钱要很小心,最好不要花大钱。

早期易到的融资一直比较顺利,但是易到A 轮融资后在花钱上犯了不少错。那个时候融的钱比较多,却瞎花了一通:先弄了一个100 多人的地面销售队伍,接着又大笔投入广告推广。人的行为都是有惯性的,拿着这笔钱这样做了,至少要先干一个季度;一个季度没见声响,再给自己一个机会,觉得有些事没做到位,调整后再试一下;这一试,又半年过去了。

当真正意识到问题,决定刹车,才知道停止也有惯性,从团队收缩到结束动作,三个季度很快就这样过去了。这个时候,损耗已有七八成,剩下的钱也只剩下两三成。这时候对公司发展来说已经捉襟见肘,于是,你开始什么都不敢尝试了。最后,为了公司安全和“过冬”考虑,不得不进行裁员。

当今这个时代,融资貌似越来越容易,数额也越来越大。正因如此,大家对融资的预期越来越乐观,花钱也越来越大手大脚。但创业者要为自己没钱的情况做最坏的打算。没钱,就会从人事下手,削减预算,但是扩张容易,裁员却很难。扩张不见得涨士气,裁员一定伤士气。公司招人需要谨慎,招的人越多,管理问题就越多,我们应该让公司处于尽可能少的管理负荷之下。

因此,多融少花。融钱的时候尽量多融点,具体花钱的时候不能瞎花。只要账上还有钱,你就不会“死”。

第四,究竟该如何看待估值——不要被它操控。

作为一个投资机构,需要在风险和收益之间寻找平衡。创业本身就存在着极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当风险明显看多的时候,投资人都会有观望心态。不出手,这是人家的本分;帮你,那是人家的情分。没有谁应该投你,无论谁投你,你都应该感谢人家的信任。

在易到A 轮融资的时候,我去找一家资本方谈。当时,资本方的合伙人问我:“你准备要多少钱?”我说:“1000万。” 他接着问:“什么估值?” 我回答:“5000万。” 这时候他反问我:“美元吗?” 那个时候的我觉得被冒犯了。其实人家觉得价格贵很正常,而且的确这个价格并不便宜。

后来因为觉得当时对方没投我,还不尊重我,我就在心里稍有抱怨。所以,在C 轮融资的时候,这家资本方再找过来说要投易到,我拒绝了。回过头来想,这种本能的情绪是错误的。

创业者要学会放低心态,对愿意投资你的人报以感激之心,因为创业有风险,不是百分之百都能成功。哪怕当时你很红,很多人推荐你、投资你,这都不代表你已经成功了。还有一点,往往因为创业者自身的虚荣,希望自己成为独角兽,或者市值排在多少名,所以会非常关注估值。但我常常见到一些创业公司因为融资过高、估值过高,导致下一轮融资很困难。因此,这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为什么我在C 轮融资的时候没有敢要太多的钱?还有一个原因是担心估值不够高,股权会被过度稀释。现在看来,这个估值真的没有一点意义,真正跟你砍起价来,人家根本不关心你上一轮是什么估值。如果你的估值很高,那么到下一轮估值只能更高;否则,投资方无法获利。这时候,倘若你的业务没有做到足够大,上市就会产生很多问题。

投资者并不糊涂,不让公司上市,就无法获利。大家常常觉得估值低会吃亏,其实只要业务做好,你想怎么样都是可以的。估值没有多大意义,可对于很多创业者来说,估值就像一个心魔,总是不由自主被它控制着。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