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传承中的这些坑千万别进!

发布日期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随着中国逐渐成为全球最大的新兴经济体,大量高净值、超高净值人群通过经济的飞速发展积累了丰厚财富。创富不易,守富更难,如何审慎的做好家族财富管理,决定着传承之路能走多远。

同时,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目前仍有不少高净值、超高净值人群在家族财富规划和管理上的认知上还存在误区,有人因此掉进深坑,使得财富缩水乃至消失殆尽。那么,如何在财富传承方面未雨绸缪,其中又有哪些需要周知和规避的“险坑”呢?

第一个坑:传承等于“身后事”,无意过早规划

兴业银行与波士顿咨询公司(BCG)联合发布的“高净值人群调研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底,中国高净值家庭数量已超过210万户,到2020年,预计高净值家庭数量将增长至400万户,家庭财富总量将超过110万亿。

伴随着创富一代们集中面临或将退休或已中年的现状,高净值、超高净值家庭财富传承的需求日益凸显。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尚未考虑财富传承的不在少数。根据“高净值人群调研报告”,在受访人群中,开始着手财富传承规划的人数不到两成。

另一份报告所显示的情况更令人担忧。浙江大学与全国工商联在“中国家族企业健康指数报告”中指出,在近1200个家族企业样本中,只有7.69%的企业有系统的传承规划和周详的书面方案。

这种情况的出现一方面与国人习惯将“传承”和“身后事”划等号、不愿过早提及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对自身健康、财富和企业状况等抱持乐观,对规划缺乏认知,不急于提前筹谋传承。殊不知,如果没有明确的传承规划,把财富风险降至最低,一旦出现意外,一系列连锁反应马上会显现,给个人和家庭带来沉重打击。

这方面较具代表性的是我们此前关注过的海鑫钢铁背后的李氏家族。由于创始人李海仓离世时年仅48岁,生前又并未给家族和企业传承指出方向,匆忙接任的二代掌门人李兆会接班11年后,这家昔日山西最大的民营钢企因资不抵债而破产、易主,李兆会百亿身家归零,并因欠债10亿被限制出境,其个人及家族的遭遇令人惋惜。

缺乏传承规划的另一个不利影响是可能引发家族因争产而内斗,从中国到韩国、印度等亚洲国家,不少家族财富因此大幅蒸发,家族成员之间也不再团结,严重影响了家族和财富的平稳传承。

第二个坑:假离婚、“割肉式”离婚、意外债务

在高净值、超高净值人群中,创业者和企业家占了较大比重。创业维艰,债务、经营、管理等各种风险往往不期而至,为了避免这些风险对个人资产造成冲击,一些人在未对相关财富管理工具进行充分了解的情况下以自己的方式将财产“保护”起来,其中之一就是假离婚,将多数资产转给妻子或丈夫,以期“规避风险”。

但事实上这种做法非但不可取,而且风险极大,有可能造成财富付之东流。据《杭州日报》报道,杭州人阿胖(化名)就刚刚掉进这样的“坑”。为了防止生意日后可能走下坡路吃官司,进而被当成“老赖”、名下资产被强制执行,阿胖向妻子提出假离婚,把原本属于夫妻名下的9套房全部过户给妻子。想想目前杭州等地高启的房价,这9套房的价值可想而知。

后来阿胖的妻子得了癌症,于是立下遗嘱,指定名下9套房产“由丈夫继承,女儿不继承”。妻子去世后,想要拿回9套房的阿胖才发现,由于双方已经离婚,妻子在遗嘱中所指定的“丈夫”根本不是自己。加上妻子并未再婚,其去世后第一继承人变更为女儿及女儿的外公外婆。如今,阿胖只能无奈的面对岳父岳母一家拒绝退还9套房子的事实。

还有一种情况是假离婚后对方翻脸不认人,令财富创造者反被扫地出门、人财两空,这方面的例子也不在少数。

另一种婚姻风险来自“割肉式”离婚。近年来,动辄分走过亿元财富的大手笔离婚屡见不鲜,如2016年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离婚时所分割出去的财产价值76亿,被称为中国资本市场“最贵离婚案”。

还有一种风险是“意外债务”。小马奔腾创始人李明去世后,由于其生前所签对赌协议失败,李明的遗孀虽然并未参与公司运营,却意外背上2亿元“债务”,身心受到沉重打击。

第三个坑:混淆个人资产与公司资产

这个风险主要集中在创业者和企业家身上。去年年底,富贵鸟联合创始人林国强去世,由于林国强生前系公司借款担保人,他去世后,银行要求追究其配偶及子女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诉讼标的额高达近3亿元。为了避免高额债务,林国强的子女无奈之下接受法院建议,到庭声明放弃遗产继承权。

正是因为林国强生前未将个人资产与公司资产进行有效隔离,尽管他掌管着市值超过40亿元的上市公司,但仍发生了财富无法传承给家族成员的憾事。

包括股东和创始人在内的实际控制人在全身心投入到企业的经营管理中时,往往忽略了在家族财富与企业经营之间设立“防火墙”的必要性,一旦经营失败或发生重大债务纠纷等问题,债务牵连之下极易殃及家族,甚至让自己和家族成员失去最基本的生活保障。

混淆个人资产与公司资产主要有以下几种表现:
1.把公司当家庭提款机。有的企业主在企业正常成本支出之外,把全家人的日常开销乃至不动产的购买也从公司的账上“提取”。从法理上说,这种利用职务之便占有公司财务的行为属于侵占公司财产。
2.用关联人帐户“替”企业收款。为逃避缴税,有的企业主会将企业往来经营款打入家族成员账户,这不仅将使企业主面临逃税罪的刑事责任以及数倍于欠缴税款的罚金,如果关联人系企业主子女且已婚,这笔钱会因“见不得光”而披上夫妻共同财产的外衣,一旦夫妻闹离婚,这笔被隐匿的钱就面临被分走一半的可能,可谓“赔了孩子又折钱”。
3.企业缺钱个人垫,即将家庭财产为企业增资输血。如果企业依旧回天乏术,创始人或大股东输送出去的家庭财产也就化为泡影,最后可能连自己和家人的正常生活也无法保障。
4.为融资承担无限连带担保责任。企业在寻求资金时,银行等借款机构出于风控角度会要求大股东承担连带担保责任这一附加条件。如果借款人之前没有采取合法合规的隔离个人资产等防护手段,企业无法还款时,银行等债权人可以直接申请冻结负连带责任的股东的所有财产。

深坑四:遗嘱即传承

有的高净值人士会提前设立遗嘱,认为以这种方式将财产进行分配能够有效避免家族成员产生纷争。实际上,有效遗嘱的设立存在诸多细节,例如:证明遗嘱设立人神志清楚,有行为能力;需要区分属于遗嘱还是遗赠;经过公证等等,流程相对复杂。另外,遗嘱只有当设立人死亡时才开始生效。

需要注意的是,遗嘱中的核心文件如果没有熟悉继承法的律师进行设计、起草、修订和完善,很容易因一字之差令继承人产生巨大损失。

遗嘱的主要功能在于将个人财富清单上的财产进行分配,起到定向传承的作用,但在灵活性、保密性、防止遗产纠纷等方面略显不足,同时也存在着一次性给付后继承人不善于管理财产的风险。

更为重要的一点在于,在众多的财富管理工具中,遗嘱只是其中的一种,财富的传承并非单靠一份遗嘱就可以解决。香江传奇商人霍英东生前就立下遗嘱,对身后事做出详尽规定,但他去世后,长房的三个兄弟之间闹起了遗产争夺战,至今仍是进行时,霍老先生设立的看起来非常周全遗嘱最后落空。

第五个坑:不客气的“外姓人”

事实上,我们在前面提到的“割肉式”离婚不单会发生在高净值、超高净值人士身上,其二代也有可能面临这类风险。众多创富一代对于子女婚姻中的财产转移、代持资产、离婚分割财产、婚前婚后财产混同等风险充满担忧,篇幅所限,日后我们会单独撰文就此进行分析。

财富被“外姓人”分割的案例远不止这些。《杭州日报》曾披露过两则真实的故事:

其一,杭州某位高净值人士,家产近千万,基本都系个人打拼得来。妻子去世后,他在办理财产继承时遭遇纠纷,女方家庭要求必须分割属于他们的部分;

其二,杭州的罗先生年薪过百万,经多年奋斗,拥有3套房产。妻子生病去世后,女方家人要求对3套房子进行分割。

尽管这两位人士属于家庭财富的主要创造者,但由于其中多数资产都在婚内取得,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根据《婚姻法》和《继承法》,他们在妻子去世后,与子女和女方父母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共同继承妻子的遗产,即三方份额基本均等。

这意味着,两位高净值人士辛苦累积的财富将缩水近25%。

一招拒坑,构建财富传承“防火墙”

家族财富管理规划既是对自身财富的管理,也是对家庭负责的表现。高净值、超高净值人士要学会了解和规避婚姻中的财富风险,最大程度保护自己和家族的财产权益。

想要实现家族财富的保值增值和顺利传承,在遗嘱、保险和家族信托这几种工具中,家族信托的作用可谓重量级。

家族信托是指高净值、超高净值人士委托财富管理机构,代为管理、处置家族财产的财富管理工具,在灵活性、封闭性和独立性等方面具有天然优势,例如可以根据委托人的要求灵活设定“防败家子”等条款。

其次,家族信托一经设立,除非委托人发起撤销,否则无论委托人遭遇离婚、负债(恶意逃债除外)、破产还是死亡等意外,或者家族成员为了争产发生内斗,家族信托内的资产仍将独立存在,受益人权益不受影响,这就将资产规划不清、婚姻债务风险等“绞肉机”通通隔离在外,起到“财富金钟罩”的作用。

有了设立家族传承的计划,如何让它顺利落地,真正打破“富不过三代”的魔咒?这就需要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财富管理机构,依托其成熟的业务架构,专业的条款设计和丰富的探索经验,帮助客户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产、安排传承,达到财富的最优布局,真正实现家族财富的代代相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