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安徽五大白手起家的富豪老板

发布日期
  白手起家,古今中外不乏其人,然而富豪也没那么好当,创业不易,白手起家更是艰辛。在安徽,又有哪些富豪老板是白手起家的呢?


  左延安:临危受命,迎难而上
  安徽江淮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左延安1949年10月出生,安徽省枞阳县人。现任安徽省第八届政协常委、安徽省汽车工程学会副理事长、中国汽车人才研究会副理事长等职,天津大学兼教授。曾获得"全国机械系统劳模"、"安徽省优秀企业家"、"百万职工跨世纪赶超工程功臣""全国劳动模范"等称号。但是从当初的白手起家到今天的种种光环,离不开努力的奋斗拼搏。

  众所周知,对于一个历经生死存亡考验的汽车企业来说,江淮汽车能有今天的成就与辉煌,左延安先生居功至伟。事实上,左延安先生令人敬佩的不仅在于他的挽狂澜于既倒、把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引上正途,还在于他掌舵江淮汽车22年,曾创下连续15年增长超过50%的优秀业绩,使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汽车企业跻身全国汽车企业综合排名“前十”。从这个层面上说,左延安先生的汽车生涯,堪称传奇。


  刘庆峰:没有“红手印”的革命
  安徽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刘庆峰在1998年作为“出国牛校”中科大的“优质理科男”,毅然决然的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在全球响彻IT创富神话的1999年,以刘庆峰为主的18人“科大讯飞”公司成立。由于最初研发的人机对话软件缺乏深入的市场调研和成熟的营销模式,销售十分惨淡。不仅当时预测的1年做到几个亿,10年达到上百亿的远大理想没有实现,创业的最初5年连年亏损。为了生存更为了理想,“理科男”被迫从战略的角度重新思考公司的定位——转型技术提供商,通过为有资源的大公司提供语音开发平台,培育语音产业链。刘庆峰没有放弃,他坚信,因为讯飞面对的,是一个有希望但无现成路径的全新产业。从2000年的50个客户开始,讯飞逐渐进入手机、车载通信领域,获得华为、中兴、联想等大公司的订单。2004年,讯飞囊括中文语音合成国际大赛所有指标第一名,销售收入迈过亿元大关。

  从创业时一起吃盒饭、啃黄瓜,到上市后股价飙升,刘庆峰的秘诀只有4个字:简单真诚。他在感慨时说道:“青年创新和创业,不仅影响着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更决定着一个民族在全球的话语权。希望看到更多的创业新锐,为自己的青春梦想、为家人的富足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崛起而敢为人先。”


  余渐富:规则第一,董事长第二
  安徽南翔集团董事长余渐富靠卖冰棍白手起家,后来又搞起了商贸,做副食、百货、家电等的批发……总之,什么不违法又能赚到钱,他就去做。如果照此发展下去,商店会越开越多,但 1989~1990年,国家开始对私营经济进行打压,即所谓的“割资本主义的尾巴”,刚刚萌芽的私营经济开始停滞不前,大批民企倒闭。他的商店虽然没垮,但在三四年的时间里真正是举步维艰!苦撑到1992年,邓小平的南巡讲话让我嗅到了变化。1993年成为他创业经历的转折点,这一年,他创办了安庆南翔贸易公司,主营糖、酒批发业务。短短两年时间营业收入就达到2亿元,跻身当年“全国最大型私营企业500强”。

  多年来,余渐富一直遵守着规则第一,董事长第二的规则,最初很艰难,但长期坚持会对企业发展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从而发展到今天全国最大型私营企业500强的规模。


  魏超: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安徽新长江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秦皇岛渤海物流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魏超在1995年,白手起家创办了“合肥市长江批发市场”。在刚刚兴起市场经济的年代,其中少不了别人的拒绝与质疑,都觉得行业的不景气,然而魏超坚持批发行业在中国的广阔市场。到了今天,发轫于“合肥市长江批发市场”的新长江投资集团早已成为安徽民营企业的翘楚,魏超更是成为胡润百富榜中的“安徽首富”。1999年,宋文明作为新长江派驻六人之一,参与了秦皇岛华联商城的资产重组。这次重组被列入中国资本市场十大并购之一,是中国跨省成功并购的第一例,被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用在教学案例中。五年后,公司从零到上市。魏超本人则被誉为“华东铺王”。


  倪永培:从几近破产到大别山脚下的传奇

  迎驾于5月28日正式在上交所挂牌上市,目前市值超过300亿,超过了同一区域的明星企业“古井贡酒”。而作为迎驾当家人的倪永培也一跃成为酒业顶级富豪之一。

  倪永培的产业帝国中,佛子岭酒厂经历了几个关键性的发展阶段。 1997年,倪永培开始在酒厂推进企业改制的同时,出台了多项改革措施,涉及销售、用工、薪资、投资等多方面,并在2000年初完成企业体制的现代化改革。这也为日后迎驾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倪永培领导下的迎驾,在这个时候,推出了中档价位产品——迎驾之星,“生态好酒、以客为尊”,大获成功。

  也许任何企业的发展都要经历高峰和低谷,上帝对迎驾的垂青,也惹来了很多的外部竞争者。从2011年开始,迎驾的主导产品线开始逐渐成熟老化。而就在此时,整个市场开始迅速变化,古井作为徽酒老名酒的身份开始迅速复兴,和口子窖在100以上的价位共分天下,完美的占据了消费升级的高地,迎驾并没有能够实现产品升级。竞争格局的变迁,行业生态的变化,使迎驾陷入濒临破产的境地。但是对于倪永培而言越挫越勇,在这个阶段中,他主要通过下延产品(如迎驾糟坊)和上延产品实现多产品、多价位的汇量增长,从而挽救了亏损的局面,造就了大别山脚下的传奇。


编辑:何晓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