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英:“92派”实干家

发布日期

王杰英
安徽新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8年,中国迎来了改革开放40周年。对于安徽新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新建集团”)董事长王杰英来说,这一年还有着另外一层纪念意义,这距离他参加高考也恰好整整40年。作为改革开放后的“78级”大学生,“高知”是王杰英身上的一个标签。与大多数建筑行业的企业家不同,言谈间,他的学者风范一览无余。

“时代感”是王杰英身上的另一重标签。从大学毕业后被分配至安徽省地矿局到在单位成长为业务骨干、高级工程师,再到深受邓小平南方谈话感召和响应国家政策“下海”创业、成为“92派”企业家群体中的佼佼者……他的履历是改革开放后一大批民营企业家成长、创业的标准“模板”。

创业近30年,王杰英一手绘就了贯穿勘察、设计、施工等全周期,涵盖市政工程、水利工程、房建工程、公路工程以及工程投资等细分领域的建筑业事业版图。

做水利,他承建的几十项水利工程遍布安徽境内的长江、淮河流域;做BT(即建设-移交项目),他投资的项目累计合同金额高达几十亿元;为民营资本投资PPP项目(即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奔走呼吁,他参与发起的安徽省城市基础设施投资商会在政府和民营建筑企业之间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沟通桥梁作用……

总结过往,他一方面将成绩归功于企业一班人马的实干精神,“建筑行业错综复杂,新建人向来不问别人,只踏实地做好自己,用‘品质’赢得市场”。另一方面,他庆幸企业始终秉持“三个坚持”的信念——即坚持只做政府投资的施工总承包项目、坚持企业自营施工、坚持鼓励员工购置机械并返租给公司使用。

当然,他更感慨于时代的“推波助澜”,新建集团正是在国家大建设、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水利工程建设持续推进,BT模式、PPP模式等民间资本直接参与其中的行业背景下成长起来,并牢牢占据着安徽建筑行业第一方阵中的一席之地。

言及未来,王杰英显然拥有一颗把新建集团带上更大舞台的雄心,“我们将逐步布局全国”。在他看来,企业已经步入良性发展轨道,前景可期,“我们会持续建设高水平人才队伍、不断完善企业资质、借力资本市场。中国的城镇化建设才刚刚开始,不是吗?”

PPP模式的践行者

6月7日,坐在位于合肥市汇峰大厦27楼的办公室内,王杰英与《澳门博彩官网》记者开怀畅谈。不得不说,他是一个精力充沛的企业家,长达三个小时的对话,他保持着激情,兴起时,还会辅以肢体语言。值得一提的是,他的逻辑格外清晰,论点明确、论据充分,讲话内容自成体系,俨然一篇“论文”。

有业内同行曾如是评价王杰英,他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企业家,脚踏实地但并不一味地“埋头苦干”。他时常“跳”出一时一地一事,甚至“跳”出建筑行业的局限,站在更为广阔或者旁观者的视角去分析问题,找出症结、提出解决方案。

诚然,就拿王杰英近来颇为“上心”的PPP项目来说,他对待这一模式的看法和做法便是对上述评价的有力印证。

2018年初,国家财政部发文公布了第四批PPP示范项目名单,共涉及项目396个、投资金额7588亿元。这一堪称天量的金额不过是市场规模的“冰山一角”。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国内累计入库的PPP项目规模达到17.8万亿元,落地项目金额突破4万亿元大关。

作为“统筹社会闲置资金,解决政府资金缺口”的PPP模式自2015年风靡国内以来,成效显著,促成了一大批经典项目的落地。但对此,业内也存在着“不同的声音”,原因有二:一是项目实际落地的比例较低,有“雷声大雨点小”之嫌;二是大多数PPP项目在选择社会资本的过程中,国企占据了绝对优势。上述统计口径数据显示,2015年8月至今,民企参与PPP的市场份额均值在25%左右,峰值也刚刚突破30%。这一点,让大多数民企“望洋兴叹”,甚至主动放弃了对PPP项目的关注。

王杰英却不这么想。

“民企中标概率低不是无缘无故的,PPP项目有着投资金额高、投资周期长的特性,动辄数亿、数十亿的资金投入,以及至少十年以上的回报期不是一般民企能够承担的。”

在他看来,破解之道,唯有壮大自己、抱团发展。近两年来,他正以自身实践推动着安徽民企在PPP领域的探索。

一方面,借助新建集团在BT领域筑下的基础,投标在省内具有影响力的PPP项目,彰显民企参与其中的决心和实力,“目前,我们正在施工滁(州)来(安)全(椒)快速通道和灵璧县公安局驾考中心两个项目,这两个项目均为2年建设期+10年运营期”。

另一方面,针对民企综合实力相对较弱的弊端,王杰英在2017年3月联合另外7家单位共同发起成立了安徽省城市基础设施投资商会并担任监事会主席。

用他的话说,“这一商会就是为了做PPP项目而成立的,其中囊括了勘察、设计、施工、造价等建筑领域企业,也包括金融、法律、咨询等机构”,他认为,商会能够让成员企业互通有无、合力共赢。同时,商会也能在民企和政府之间搭建一座沟通的桥梁,增加民企在PPP模式发展过程中的话语权。目前,商会的会员单位已经发展至127家。

“判断一种模式是否值得去做,要看两个方面,一是这种模式有没有未来,二是企业有没有机会参与其中”。

王杰英的认知中,PPP模式大有可为,“它或将成为未来一段时期内政府项目的主流操作模式”,中国的城镇化建设将长期维持高位运行,政府难免存在建设资金短缺的难题,“由社会资本先行建设,政府通过授予收费权等特许经营方式予以回报的PPP模式是解决资金短缺的有效手段,对社会资本而言,这也是优质的资金‘出口’,可谓是双赢”。

从这一点来看,PPP模式的未来值得期待。

从民企参与度来看,尽管当前比例较低,但随着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激发民间有效投资活力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和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鼓励民间资本参与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的指导意见》的推行,民企在PPP项目中的地位势必有所提升。

“从PPP的本质来看,民企的深度渗透也是应有之义。因为PPP的题眼是调集社会闲置资金,但所谓国企的资金说到底还是政府的。国企过多地参与,PPP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基于此,王杰英判断,民企参与PPP项目不仅是有机会的,更是必然的,“保守估计,安徽仅城市基础设施领域的PPP项目每年都至少在数百亿元,你说我们有没有机会?”

两个“十年”和两个“第一”

在中国的企业家群体中,“92派”有其特殊的意义。它指的是在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的感召下,一大批“下海”创业的政府机构和科研院所的知识分子。这其中,不乏泰康保险创始人陈东升、万通集团创始人冯仑、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等后来闻名大江南北的商业巨擘。相较于改革开放初期的企业家而言,“92派”大多有知识、有能力、有资源,更为难得的是,他们的身上透露着一股“实干”的执着精神。

尽管鲜以“92派”自居,但王杰英却是一名不折不扣的“92派”。

时间拉回到26年前的1992年底,南方谈话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王杰英所在的安徽省地矿局也积极鼓励机关人员、科技人员“下海”经商。那一年,已经晋升高级工程师职称的他面临着两难的选择:离开,还是留下?

几经思考,王杰英选择了前者。这一选择不仅是出于承担家庭重担的考虑,更是梦想使然,“我们这一代人,心中总有一股出去闯荡的渴望,人的一生总要有一些值得奋不顾身的经历”,回顾峥嵘岁月,他难掩激动回忆道,“那就是一种不安的悸动”。

1994年底,王杰英注册了公司,专司地基基础工程。要知道,这一看似基础的业务有着很高的难度:桩需要打多深、基坑如何防止地下水渗漏、基坑周边如何防止地面沉降……好在,这些都是他的老本行,驾轻就熟。
     
不过,过硬的专业技术并没有让他的创业之路成为一片坦途。他苦笑道“当时,供需信息不通畅,我只能每天拎着个皮包去相关单位跑业务,是真正的‘皮包公司’”。三年后,国家经济形势好转,公司接到的项目随之多了一些,“每年的业务量也不过千万级”。

1998年,新建集团迎来了成立以来第一个高速发展的十年。彼时,国家加大了对水利工程的重视程度,财政部发行的1000亿元规模国债中有不少投向了水利工程。

王杰英瞅准时机,深耕细作。2000年至2004年间,新建集团拿下了长江和淮河沿岸的24处水利工程标的,合同累计金额近亿元。这一金额在今天看来并不算什么,但在当年却是实为罕见。藉此,新建集团也力压众企,坐稳了民企在安徽水利工程施工领域的头把交椅。

多年后的今天,王杰英总结新建集团在第一个十年发展中的最大收获是锻炼了队伍、扩大了影响,也增添了信心。

进入2008年,积累了资金、团队、技术的新建集团把目光锁定在了BT模式上,这是一种“由施工企业先投资建设,政府再分期回购支付工程款”的模式。从某种意义上看,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工程施工,而是一种工程投资行为。

那一年,合肥市高新区大别山路招标,这是合肥一项市政工程领域的BT项目,半年的施工期加上三年的资金回笼周期。当时,BT模式尚属于“新生事物”,这一模式是否存在“暗坑”?政府支付资金是否会出现延期?做,还是不做?

最终,勇于尝试、坚定信任政府的王杰英选择“出手”,合同金额约1亿元的工程为他带来了相当可观的利润,也为他“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

至今,他还记得凤阳政务新区路网BT工程项目。

“那是一片占地4.5平方公里的农田,通过我们的投资建设,变成了拥有道路、排水、交通、照明等基础设施的城市新区”,王杰英说道,“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向来落后,但这个项目做完之后,滁州市的领导甚至在当地召开了全市范围的现场观摩会”,此后,更是不断有省内县市前往凤阳“取经”。

新建集团的品牌就这样打开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新建集团分布在全椒、凤阳、马鞍山、利辛等地的BT项目纷纷上马。迄今为止,企业中标的BT项目总金额高达几十亿元,位列安徽全省同类企业第一。

两个“十年”的高速发展、两项业务的省内第一,让新建集团从“无名之辈”跻身安徽建筑行业的第一方阵,也让王杰英收获了他商场纵横的高光时刻。

“三个坚持”的信念

“出道”时间早、行业地位高,加之为人处事平和,不少“晚辈”来向王杰英“取经”:在竞争激烈的建筑行业内,新建集团是如何实现任凭风浪起,稳如泰山,又是如何长期立足不败之地的呢?这种时候,出生皖北的他往往会摆一摆手,笑称“谈不上经验”。

实际上,熟悉情况的人都知道,新建集团有一条“三个坚持”的铁律。20多年来,企业始终秉持、践行这一铁律。现在,“三个坚持”俨然成为了新建集团和王杰英的一种信念。

第一个“坚持”是坚持只做政府投资的施工总承包项目。

纵览新建集团在市政、水利、建筑、公路等领域的中标项目,不难发现,所有项目都是政府或者相关职能部门发包的。

“‘偏好’政府项目,是因为我们充分相信政府的履约能力。企业千辛万苦地做项目、做工程,为的就是能够获取一定的利润。相比其他投资主体,政府的公信力更强。即便一时周转资金不到位,政府也绝不会‘赖账’。”

王杰英告诉记者,“有些建筑企业这两年‘疯狂’地承接房地产开发项目,结果呢,地产商资金链断裂跑路,建筑企业的资金也无法回笼,最终被拖垮,这种例子太多了”。

第二个“坚持”是坚持自营施工。

在王杰英认知中,建筑施工行业最核心的要素是对项目的掌握和项目的利润,“项目只有是自家企业管理、施工的,利润才能最大化,风险才能最小化”。

为此,新建集团储备了大量的人才队伍,拥有数百名管理人员,80多名一、二级建造师,与近30个劳务公司紧密合作。同时,建造了两个大型沥青拌和站,多个混凝土拌和站、水稳拌和站及配套设备,这些都奠定了企业各类工程施工的坚实基础。

“确实,这样坚持带队伍施工是很累的,企业负担也是很重的。一旦项目接济不上,就会出现很大的养人成本”,但王杰英认为,这是值得的。

施工队伍坚持自营的同时,王杰英对工程投资中自有资金的比例也有着较高的要求。他的“红线”是50%的自有资金。但在行业内,一些企业往往在自有资金比例不足20%的情况下就敢投资项目,“这太疯狂了,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太高了”,有时候,企业的产能和资金跟不上,他索性选择放弃项目。他常说,“‘慢’就是‘快’”。

第三个“坚持”是鼓励员工购置机械,并在项目上优先租用这些机械。

在新建集团,任何员工都可以购置机械设备租借给公司用于项目。公司更是明文规定,各项目都必须优先使用公司员工的机械,机械租赁费用按市场标准计价,项目结束,员工的机械租赁费一次性结清。对于部分想购置机械但资金有缺口的员工,公司甚至会出借一部分资金。

王杰英说:“企业的宗旨就是做强企业、致富员工、服务社会,鼓励员工购置机械租借给公司使用可以使员工直接享受到公司发展的成果,使员工的收入与公司的发展同步。这也极大地调动了员工的工作积极性,增加了企业的凝聚力、向心力”。据了解,公司的一位项目负责人购置了挖掘机、灰土拌和机、压路机等多台设备,仅机械租金全年收入就高达百万元。

有人曾评价新建集团有一种强大的无形凝聚力,王杰英深知,这种凝聚力就是来自于员工的经济基础,“员工有房、有车、有钱,能没凝聚力吗?能不跟着企业干吗?”

谋篇布局

王杰英率直豪爽,他重情重义,身上有一种掩盖不住的北方人的豪气,这一点也让他当仁不让地成为大学同学聚会的“贡献者”。毕业30多年,但凡有外地同学到访合肥,他总是会“召集”留在合肥的18位同学共同聚餐。同学们举行毕业20周年、25周年、30周年、35周年纪念活动,他也总是慷慨解囊,贡献一部分活动经费。

聊起求学时代的青葱时光,王杰英滔滔不绝,“那是一个压抑又充满各种可能、物质匮乏却又精神丰富的年代”“我们求知若渴,珍惜学习的机会,大学四年,我很少出过校门,学习是我们这代人的追求”“正是在大学,我深刻地体会到‘科学技术是真正的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动力’”……

如果说,大学四年的学习为王杰英后来的商场纵横奠定了坚实的专业基础,那么,在随后的工作经历培养了他严谨、负责的做事态度。

合肥工业大学地球物理探矿专业毕业后,他被分配至安徽省地矿局某地质勘查队。在安徽省霍邱县勘查当地的铁矿资源,“我的工作就是运用物探的手段确定矿床的位置、走向和产状,根据野外数据,我在地图上画一个圈,就标明这是一个“磁异常”,钻探队伍就会据此进行钻探,如果没有严谨、负责的态度,一旦出错,损失是巨大的”。

他向记者分享了一个小故事:某一天,他在记录一项数据时,误将“189”写成了“185”,“当时,用的是铅笔,完全可以用橡皮把数字擦掉重新记录,但规定的程序是对写错的数字进行勾划,保留原记录痕迹。我选择了后者。”

王杰英直言,“那段工作经历,让我受益匪浅,对我治理企业、管理团队都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以新建集团承接几十处的水利工程项目来说,没有一处出现过质量纰漏,“在安徽,各地市的水利系统都对我们有着较高的评价,说我们质量可靠,品质过硬”,他说,“建筑是民生工程,也是良心工程,严谨、负责不过是我们的‘底线’”。

不得不说,王杰英的身上展示着一种感恩过往、做好当下的成熟的人格魅力。展望未来,他有着清晰的规划,那就是“着力推动水利工程业务在全国大部分省份布局、聚焦推动PPP项目、EPC项目(即工程总承包)的落地”。

他的愿景并非“纸上谈兵”。

从行业层面来看,中国的城镇化建设空间巨大,交通、商业、住宅都离不开建筑行业的支撑。而近两年的行业转型升级和洗牌,也淘汰了一批中小企业,提升了行业门槛,一定程度上产生了两极分化,优势企业更具优势,弱势企业愈加弱势。从新建集团自身的发展来看,企业经过近30年的成长,已经步入了良性发展轨道,具备了较强的抗风险能力。

即便如此,王杰英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松懈,他明白,挑战与机遇向来是共存的。

在他的规划中,新建集团首要的工作是人才引进。“企业的发展关键是人才,要建成一流的企业必须要用一流的人才”。新建集团已经站在了一个“高度”上,引进高端人才带领企业走向新的高度是当务之急。我们还要筹建一支顾问团队,这支团队可以不为我所有,但要为我所用,成员必须是公共关系、资本市场、行业管理等各领域的‘大咖’”。

其次,新建集团要不断完善资质。在坐拥市政、水利水电、房屋建筑总承包一级资质的基础上,王杰英计划在年底之前完成特级资质申报,并筹建甲级设计院,把新建集团打造成为一家集勘察、设计、施工、造价与一体的工程总承包企业,为客户提供“一条龙”服务。

最后,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提升品牌影响力、完善企业治理、扩充融资渠道,“目前,我们正在与证券公司对接,尽快进入‘辅导期’”。

三招齐发,环环相扣。王杰英正率领新建集团开启新的征程。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