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银:世界500强的“世界级智慧”

发布日期

 
他,比传奇更加精彩;他,比故事更加生动;他,比偶像更加励志;他,比发明家更加敏锐;他,比思想家更加丰富;他,比哲学家更加深刻。

他,从只身闯荡深圳、白手起家到掌控全球5%的铜矿储量,从聚焦传统铜矿开采和铜加工产业到布局高新材料、贵金属交易领域进而成为全球金属新材料界的翘楚,从籍籍无名到2017年凭借逾5000亿元的营收位居世界500强企业第183位、中国企业50强第41位、中国民营企业5强第5位、中国民营企业制造业前三甲……他和他的正威集团仅用了二十多年的光景。

无论是十年前,在国内芯片制造业刚刚起步的行业萌芽期,高举高打投资芯片产业,还是十年后,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标志”的历史关口,以全球格局进军大健康产业……他总是能够抓住行业、经济、国家,甚至世界的发展规律。

在这些为人熟知的“标签”之外,正威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王文银更是一名参透了经商法则的企业家。二十多年的商场纵横带给他的不仅是不菲的身价、难以撼动的行业地位,更让他总结出了一套“企业发展哲学”,他称之为,“文、战、投、融、管、退”,即文化、战略、投资、融资、管理、退出。

“文战先行,投融并举,管退有序,宏观微观贯通,环环相扣,共同发力”,他自信这一理论能够帮助正威集团在未来实现“一万亿美元资产、市值、营收,一千亿美元利润、税收、研投”的目标,他更希望这套理论能够打破体制、行业、企业的壁垒,成为指导不同类型、不同阶段企业发展的普世标准。

王文银常说,财富分为两种,一种是物质层面的,一种是精神层面的,前者不过是一时的,后者则能流传后世。他推崇老子、孔子、孟子等思想家和那些闪耀着思想光辉的时代,然而,在旁人看来,他的履历中不乏“荷枪实弹”的商战沉浮,他善于总结企业发展规律、勤于传播企业发展理论,这不正是一名真正的商业“思想家”的作为吗?正所谓,商者无界,智者无疆。



文战先行

以文兴商、以商载文。把文化与商业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是澳门博彩官网有别于其他商帮的重要标志,也是澳门博彩官网称雄明、清数百年并在新时代创造出新作为的圭臬。身为新时代澳门博彩官网的杰出代表,王文银自然谙熟此道。

在他心目中,文化是一个企业的“命根子”,任何经济活动的起点和终点都离不开文化,谋划企业发展时,文化建设是他首要考虑的因素。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两者之间不谋而合。

这其实并不难理解。

对于像正威集团这样年度营业收入高达5000亿元,拥有数个事业群、数百个子公司、数万名员工的企业“航母”来说,只有文化方能穿透到企业的各个角落,统一思想、统领团队、形成合力。

在文化建设的道路上,王文银善于向先哲“取经”,挖掘他们的智慧,“你能看得见多久的历史,就能看见多远的未来”。

推开他位于深圳市东海国际中心29层的办公室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落地的书柜与书架,这里既有中国传统的哲学经典,也有西方政治经济学著作,甚至连他上中学时候的课本、笔记本,也被放置其中。与一些企业家“做做样子”不同,即便再忙,王文银仍坚持三天读完一本书,并告诫公司员工:“不要觉得十页书不起眼,十天就是100页,一年就是3600页,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读过的书上往往有着密密麻麻的笔记。实际上,无论是全国“两会”还是省里面的相关会议,甚至是乡友会上,他总是那个最爱做笔记的人。一个例子足以印证,2016年6月,上海市安庆商会的成立大会上,这名世界500强企业的掌门人在会场坐了整整一个下午,手中始终握着钢笔、记录着什么。

这或许就是王文银对经典著作张口就来、成段背诵的原因。

学习,只是企业文化建设的第一步。在他看来,“文是别人的,化是自己的;文是学来的,化是悟来的;文是一时的,化是恒久的;文是历史的,化是未来的;文是知识,化是智慧;文是格物致知诚意正其心,化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文化是一种包含精神价值和生活方式的生态共同体,它通过积累和引导创造集体人格。正威文化塑造了正威人格。”

简言之,对于企业家而言,要学以致用,要把学习的收获、感悟运用到企业的发展和治理当中去,这也就是南宋哲学家陆九渊所说的“六经注我,我注六经”。

基于此,在正威集团的文化体系内,以王文银创业初期“紧跟时代,以民族富强、国家振兴为己任”的思想为“蓝本”,铸就了“振兴民族精神、实现产业报国”的企业使命和“知行合一、成就梦想”的价值观。

文化引领战略,而战略,则能够引领未来。



 
在正威集团的语境中,战略制定是关乎“做什么,不做什么,以及怎么做”的一种思考。它必须沿着行业、经济、国家、世界的发展规律来制定,并具有一定的趋势性。言谈中,王文银清晰地表达了对战略制定的两点思考:

一是必须适应时代的生产力水平,关注社会和人民的诉求。

新的历史时期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的主要矛盾已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如何在“不平衡、不充分”中寻找商机,就成为王文银经常思考的问题。

二是战略的制定、行业的选择、具体的“打法”必须符合“高质量发展”的时代命题。

他举例道,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高地”,上海和深圳都拥有七家世界500强企业,年产值之和均在3.5万亿元左右。但若以利税计算,深圳的这七家企业则能完胜上海的七家公司,“这是什么原因?无外乎是深圳重视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基于上述两点的判断,2017年,已经坐稳全球金属新材料领域头把交椅的正威集团开始布局大健康产业,“生命科学的发展是一切科学的目标,没有健康,何谈小康?”

在“打法”上,凭借资本、资源优势的王文银抛弃了传统“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而是以一种站在全球格局的高度上“指点江山”,用他的话说,这叫“从月球的角度看地球”。具体来说,他集结了十余位诺贝尔奖得主、科学院院士以及一批全球范围内在各自领域世界一流的科学家,与牛津、剑桥、哈佛、耶鲁、北大、清华、中科大、南科大、南方医科大学、北京301医院等高校、医疗机构合作,计划打造一条涵盖科研、技术转化、产业基地等大健康全产业链条。

“大健康产业是一个十万亿规模的市场,在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推动下,它的市场规模将以难以置信的速度递增。别看这一板块现在的产值在集团所占比例不大,你明后年再来看看,就明白了”。

王文银同时表示,大健康产业的利润能够达到60%左右,如果正威集团能够做到1000亿元的规模,那就是600亿元的利润,“可想而知,利税得有多少?这就是高质量的经济发展模式”。他分享道,“一般的企业跟随着政府、行业跑,一流的企业制定国标、行标,而正威则要力争成为行业和市场的创造者”。

事实上,在试水大健康产业之前,追求“企业高质量发展”的理念就一直为王文银所用,这一点从正威集团过去二十多年的发展史上可见一斑。

从最初聚焦铜矿开采和传统铜加工产业到延伸产业链条打造高新材料产业,再到后来的电子信息产业链布局,设立贵金属交易所、争夺相关产品的定价权……正威每一阶段的战略制定都是对“高质量发展”这一命题的诠释。



 
投融并举

从企业发展的角度来看,文化和战略是宏观层面的规划,投资和融资则是微观层面的操作,是一个项目落地的第一步。可以说,投融资环节对于一个项目乃至企业的成败是具有决定性作用的。

在投资环节,王文银最为关注的是一个项目去哪里投资落地、为何去那里落地、当地有着怎样的优劣势、能够为企业营造怎样的营商环境等核心问题。

以大健康产业为例,外人看来,正威集团的大健康板块“首子”落地深圳无外乎因为深圳是正威的“大本营”,在这里,企业拥有相对充足的资源。但王文银却说,“此举是因为与北京、上海、广州相比,深圳是医疗的‘洼地’,因为医疗不同于经济,它需要几十年的沉淀”,正威在深圳大力发展医疗产业,是“在沙漠中造绿洲,沙漠中育森林”。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看重深圳的影响力,他打趣道,深圳的面积相当于一个县,却拥有着媲美一个中等国家的财政实力和覆盖全国、全球的影响力,项目在深圳做好了,就等于在全国、全球做了一个样板工程,有利于后续的推广,“深圳还是一个创造奇迹的地方”。

当然,王文银在投资地点的选择上也“吃过亏”。

十年前,瞅准芯片制造业的他在国内某城市投资建设“晶圆”生产基地,这是一种硅半导体集成电路制作必不可少的硅晶片,“那是一个很有前景的项目,正威是全力以赴地去做,但因为种种主客观因素的制约被搁置了,这种情况下,企业孤掌难鸣”。

好在,正威最终将这一项目转战天津、新加坡等地,并取得了巨大成功。

诚然,除了从有利于企业发展的角度出发,王文银在投资地的选择上也会“服从”国家的大政方针。

据了解,正威集团正与国家级贫困县——安徽金寨县共同推进“产业扶贫”的项目。“我们要为金寨脱贫攻坚兜底,帮助国贫县‘摘帽’是有社会责任担当企业的应有之义”。这一点,从他在2018年“两会”上提交的《关于倡议500家中国500强企业精准扶贫开发500个贫困县》提案中就可以一窥究竟。此外,正威集团在兰州、营口等地的“落子”也正是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最好例证。

敲定投资地点、投资方案后,就是如何落实融资的问题。

在我国,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痛点长期存在,对于正威集团这样动辄投资数亿元甚至数十亿元的企业而言,高效、低成本的融资是项目推进的重要保障。

对此,王文银笑着说道,“融资对于我们来说,压根不是问题”。一方面,正威良好的现金流和盈利能力提供了充足的自有资金;另一方面,项目的前景可期,“政府排队招商,银行排着队要给我们贷款。因为我们的项目太好了。”

他直言,当前,大部分企业面临的融资难题固然与信贷政策和我国多元化金融体系建设缺失有关,但关键还是企业和项目自身不够优质,“就拿信贷政策管控最为严格的房地产行业来说,如果一个开发商在深圳的市中心拥有一块土地,你看银行贷不贷他款?如果你的地位于郊区,情况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诚然,正如王文银所说,正威集团正是得益于“文战先行”,打磨出了好的项目,才能够在一系列的经济活动中牢牢地将“话语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成为了不折不扣的“甲方”。



 
管退有序

“如果说文化和战略是‘开源’,那么,管理就是‘节流’,对于一家世界500强企业而言,开源和节流缺一不可”,当被问及管理企业的心得,他脱口而出,“企业管理中,有两个核心,一是人、二是物,管理者务必要把人管好、把物管好”。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任何现代企业中,人,永远是最难管理的要素,对于正威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就更是如此,但王文银却不这么看。他在正威建立了一套“层层述职”的制度。

“在正威,我是主席,还有十个副主席、一百个总裁、一千个总经理,副主席向我述职,总裁向副主席述职,总经理向总裁述职。每一个管理者都管好自己的职责范围,一环扣着一环,正威这座‘金字塔’就会非常稳固”。

平素里,王文银爱笑,但这并不妨碍他“铁腕治军”。每个季度,正威都会在全集团范围举行考核大会,如果连续三个考核季度排名靠后,“不管你职务多高,对公司做过多大的贡献,都得走人”。

前不久,集团一名高管被下属 “举报”,说他开会走形式,只是拍个照就结束了。结果,“举报”信息被核实后,这名负责人就“卷铺盖回家了”。“管理员工无外乎两点,要么忍、要么残忍,出发点都是为了企业”。



 
对于王文银的管理哲学,正威集团的一名高管评价道,正威集团之所以能够有条不紊地快速发展,正是因为能够动态地把人、财、物等资源配置好,管理好。用王文银的话来讲,“做企业就是英雄迭代英雄,英雄干掉英雄的血泪史。”

“无论是管理,还是前面文化、战略、投资、融资等环节的构建,都是为了最后的‘退出’”。王文银的这一观点起初并不为人所理解,毕竟,在中国这样一个传统思想占主导地位的国度,把企业牢牢地攥在自己手中,甚至掌控100%股权是大多数企业家的“共识”。

但他看问题的角度,显然高人一筹。他认为,经济是有周期的,企业更是如此。企业家要瞅准时机,推动企业登陆资本市场,“上市虽然会稀释自己的一部分股权,但企业成为公众公司后,品牌影响力、融资能力都会大大提升”。

在这一思路的指导下,2017年末,在资本市场鲜有动作的正威集团子公司正威新材入股上市公司九鼎新材,今年2月,王文银被推举为上市公司董事长,他告诉记者,“未来,正威集团旗下的资产或将通过这一通道,被‘装’入上市公司体系内”。

由此可见,“退出”是为了让企业更好地“前行”。此外,“退出”还是“鉴定”企业市场价值的一个窗口,“价值,不是企业家自说自话的,而是由市场确定的”。曾经有一位好友向王文银展示自己的藏品,号称价值600亿元,王文银问道,“有人愿意花600亿买吗?”好友摇摇头,王文银接着问,“60亿、6亿有人买吗?都没有人要。”能够变现,才是退出。

不得不说,文、战、投、融、管、退六要素环环相扣,为正威集团乃至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之路指明了一个方向。这一企业哲学的形成缘于王文银勤学好思,也离不开他丰富的、横跨多个领域的商业经历,更与他高屋建瓴的思想高度息息相关。

当然,他的企业哲学远远不止于此。比如,他提出企业要关注三件事——现金流、利润率、成长性;他认为经营从十亿级企业到十万亿企业需要掌握五大规律:做十亿级规模企业要把握好人生规律,做百亿级规模企业要把握好行业规律,做千亿级规模企业要把握好经济规律,做万亿级规模企业要把握好国家规律,做十万亿级规模企业要把握好世界规律;再比如,他强调,企业家需要做到“六个六”:六万六境、六牌六力、六看六明、六能六场、六资六产、六流六链……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没有观世界,哪来世界观”。这些企业哲学的形成正是王文银“观世界、观天下”后 “悟出的万世慧”。

这,或许就是他被人称为一个真正的商业“思想家”的缘故。



 
2018年,是改革开放的40周年,更是举国上下迈向新时代的开局之年。站在深圳这一改革开放最前沿的阵地,王文银不胜感慨,但更多的是对未来的期许。

“今年,我们要实现营收6000亿元的目标,一季度已经完成了1400亿元”,而在深耕铜产业链,布局大健康产业“两手抓”的战略驱动下,王文银自信,未来的正威将成为中国民营经济版图中和世界经济中最不可忽视的一支力量。他常说,“广深高速”是一篇文章的必备要素,他和他的正威集团不也正是如此吗?

世界在等待着:王文银和他的正威国际,为世界创造新的智慧。




编辑:储 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