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查正发:步步为营

发布日期

 
十五年前,当光伏发电在中国还只是一个概念,施正荣、彭小峰、李河君等后来的光伏“大佬”们尚未名满天下之际,他一头扎进在当时前路未卜的光伏行业,并专注业内同行都“看不上”的光伏终端市场。

十五年后,他用自己的智慧与坚韧缔造了一座集EPC光伏工程总承包、光伏电力运营、光伏电站系统集成等业务于一体的光伏“帝国”。

十五年间,振发集团参与了北京绿色奥运会、上海世博会、住建部办公大楼等光伏建筑一体化示范工程;投资建设的光伏电站总装机容量高达4吉瓦;更是为光伏行业培养出了一批光伏终端应用型人才……

言及成功的原因,江苏振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查正发颇为谦虚,“只是因为我们做得比较早罢了”,不过,在外人眼中,查正发具有极为灵敏的市场“嗅觉”,他治下的振发集团无论是做光伏工程、投建光伏电站、研发新产品均走在了行业的前列。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光伏发电补贴的减少以及行业同质化竞争的日趋激烈,光伏发电企业的日子大不如前。光伏行业的前景如何?光伏企业应当如何转型?这些无不考验着查正发这名光伏“老兵”的智慧。



用技术发掘“生机”

甘肃省金昌市,一座兴于古代丝绸之路的西北小城。这里既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塞外腹地,也是中国工农红军浴血奋战、书写悲壮史诗的革命圣地,更是一座因镍矿而闻名的“矿都”……而在查正发的眼中,金昌是振发集团“再出发”的地方。即便时隔四个年头,回忆起当年金昌100兆瓦光伏电站并网成功时的场景,一向不善言辞的查正发“瞬间”打开了话匣子。

这是一座投资10亿元,占地6000亩的光伏电站。该项目地处金昌市西坡光电产业园内,2万块太阳能光伏模块呈矩形排列、绵延数里、蔚为壮观。远远望去,犹如一名名能源“战士”,孜孜不倦地将光能转化为千家万户所需的电能。即便考虑上天气、损耗、维修等因素,100兆瓦的光伏电站每年的发电量也将高达2亿度左右,单日最高发电量超过90万度。

是什么原因让查正发对这座电站“情有独钟”?1月初,在振发集团位于江苏省无锡市的总部办公楼内,查正发为记者揭开了这一谜团,“金昌光伏电站是全球规模最大的自适应对日跟踪光伏电站,四年前是、现在依然是”。在说这一番话时,查正发的脸上保持着一以贯之的微笑,不见任何涟漪,但从他的眼神不难看出,他的内心充满自豪。

在振发集团内部,员工们给“自适应对日跟踪系统”起了一个形象的称呼——“光伏逐日”,颇有远古时代“夸父逐日”的意味。从技术层面上看,它并不复杂,是一个纯机械式的系统,通过跟踪器两侧的感光组件,在无需外接电源的条件下“指挥”太阳能电池板随着太阳光线的移动而转向,以便“跟踪收集”更多的光能。



每天,太阳能电池板由清晨的面向东方到正午的仰望天空,再到傍晚追随阳光的脚步转向西方……诚然,由于转动的过程过于缓慢,肉眼压根无法察觉,但如果在监控视频上加速进度条观看,这无疑是一幅令人震撼的画面。

尽管在这套系统问世之前,光伏发电领域亦有类似的“对日跟踪系统”,但大多采用的是电子控制模式,即依赖外部电源供电,用单片机和电脑对太阳能电池板进行转向控制。“毫无疑问,在控制环节,机械结构要远比电子结构更加稳定。”查正发告诉记者,结构简单、使用寿命长、可靠性高、成本低、耐气候性好的特征决定了“光伏逐日”即使是在沙漠、戈壁、滩涂、高原等恶劣的环境下也能够正常工作。

具有现实意义的是,对于光伏电站而言,光能就是效益。振发集团的统计数据显示:在光能充沛的西部地区,同等条件下,相对于传统的固定装置,配有“自适应对日跟踪系统”的光伏发电装置的发电量要高出25%左右;在东部地区,发电量也能高出15%-20%左右。

国家能源局2017年12月16日正式印发的《太阳能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明确提出:到2020年,光伏发电电价水平在2015年基础上须下降50%以上。也就是说,届时我国大部分地区的光伏发电将取消补贴,实现平价上网。

“自适应对日跟踪系统为光伏发电平价上网提供了技术支撑”,用查正发的话说“即便光伏发电的补贴最终取消,这套系统也能够保证光伏发电企业保持竞争优势”。更具有战略意义的是,这套系统的广泛应用将大大提升我国光伏发电总量,保障能源安全同时,它对环境保护,综合开发利用的积极作用也显而易见。

此外,查正发利用这一系统大打“转型牌”,在“十三五”期间大力提倡分布式发电、光伏扶贫政策的行业背景下,光伏发电的进村进户,储电于民将是一个大趋势。“光伏模块成套设备销售是振发集团下一阶段重点发展的业务,我们力争未来三年在2017年的基础上,销售业绩逐年递增50亿元左右,达到年产模块30万套的水平”,在查正发看来,这套系统正是振发集团有别于其他光伏发电企业最为核心的竞争力。



谋定而后动

“中国光伏看江苏、江苏光伏看无锡”,进入二十一世纪,无锡这座以轻工业闻名的苏南重镇被冠以了“中国光伏之都”的美誉。

或许当年,查正发从安徽老家怀宁县来到无锡当兵时,他压根没有想到无锡会在今天中国光伏版图中占据如此显赫的地位,更想不到他和他一手创立的振发集团能够在无锡乃至中国的光伏行业内书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2001年查正发从部队转业时,一头扎进了对查氏家族文化的研究和传承中去。全国查氏后裔人口在100万人左右,其中50%聚集安徽,而安庆又是查姓人口最多的集聚地。在这100万人中走出了诸如金庸、穆旦、海子等一批享誉中外的文人。

“追逐太阳身影,远去的村岸,串成记忆,谁曾想,今朝,心,还盼,入海处,多少奔腾 ,化一片平静,我的世界有你!”

“日日车轮停不住,不闻马嘶,征程过万里,军中岁月从头记,最识窗前绳头忆。梦里几番风雨狂,醒时神伤,莫得一见欢。今卸戎装寻归途,昨日军心还依旧。”

在查正发的诗中,就有源于对太阳身影追逐的意识。脱下戎装的他从研究家族文化和诗歌创作中走出来,与部队战友在2004年创立了振发集团,并将企业的发展方向聚焦在光伏终端应用领域。



做终端、建光伏发电装置在当下看来是一步高招。但十余年前,正是国内光伏产业欣欣向荣的黄金期,只要做产业链上游,不管是拉棒还是切片还是组件,利润都高得令人咋舌,而做下游终端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在绝大多数企业执着于上马光伏电池生产线时,查正发做出清晰判断:紧抓下游光伏工程优势,瞄准光伏产业链终端市场的开发。

看着上游制造商赚得盆满钵满,查正发没有怀疑自己的选择,“压力当然是有的,但家训的教诲和当兵的经历都让我习惯于迎难而上”。2009年振发集团由于在技术上的积累和市场开发的优势,开始与中国节能环保公司及五大电力等央企进行合作,成为EPC光伏工程总承包商,涉足光伏电站的设计、总承包、运营维护等环节。这些都为公司下阶段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隐形”光伏帝国

在行业内,振发集团是一个公认的“隐形”光伏帝国。说他“隐形”,一方面是因为相对于生产制造领域的光环加身,光伏终端应用企业不免有些暗淡无光;另一方面,则是缘于查正发本人颇为低调,极少在媒体上抛头露面。不过,这些并不妨碍他将企业带入中国民营光伏电力运营商的第一方阵。

2012年国家发改委出台了光伏发电补贴电价政策,为民营企业投资光伏电力开启了大门。振发集团率先规划,积极参与光伏电力的投资,构建了“东部沿海千里绿色电力走廊”和围绕腾格里沙漠打造“西部绿色电力丝绸之路”的主线。

查正发告诉记者,公司战略布局主要是结合国家光伏政策等多方面考虑的,“比如东部沿海绿色电力走廊,这一地区是传统的滩涂区域,土地盐碱程度高,在滩涂上建设光伏电站,可以说是有效地利用了土地;西部的腾格里沙漠用自适应跟踪技术可以建成相当于20个三峡电量规模的超大绿色电力基地。同时还能通过滴灌技术,对这块沙漠进行绿色改造,不仅防沙治沙还创造沙漠经济新模式。”



据统计,振发集团已经在国内30多个省市自治区和澳大利亚、日本、美国、土耳其、津巴布韦等国家设立了分公司。目前,已经并网、在建以及储备项目的累计装机容量超过4吉瓦。

言及在光伏行业取得巨大成功的原因,查正发笑称“只不过是振发做得比较早罢了”,他反复强调,“我不是一个生意人,只能说慢慢学着去管理企业”。不过,在振发集团董事长助理汪驰的眼中,查正发是一个很有商业眼光的老板,“振发集团发展的每一步都几乎踩准了节拍,做到了步步为营”。

尽管客居无锡近三十年,所有商业江山也都是在无锡打下的,但查正发依然认为自己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澳门博彩官网,他说“澳门博彩官网有一共同特性,那就是外圆内方,无论走到什么地方经商,都能迅速与当地人打成一片,但这并不代表我们的内心没有原则和坚守”。2009年查正发回报家乡,在合肥设立了振发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光伏技术的开发研究和系统集成。每年为肥西县上缴几千万元的税收,并为合肥市构建大光伏产业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采访临近结束时,查正发指着挂在办公室墙上一幅字——《心》,“你们看,这心字头上的三点是山,下面带勾如水,心在山水之间,提示我们:紧跟正大生万物,不离光明而始终。”



编辑:戴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