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查嵘:唤醒沉睡的徽雕

发布日期

 
新安江畔,山峦叠翠,岭谷交错。

白色的山墙高于屋脊,屋顶铺就清一色的青瓦,徽州山水自古多情,门楼上的木雕,院落里的石雕,墙壁上的砖雕,都诉说着徽州人超凡的雕刻技艺。

从8岁拿起刻刀的那一天起,查嵘就注定了要和徽雕结下一辈子的缘分。

从设立徽州三雕传承艺术馆、成为徽派古建筑考评标准的制定者,到带领徽州三雕走进俄罗斯、德国进行文化交流,再到作为中国徽州三雕艺术领军人物在联合国发言,他始终致力于推动“徽州三雕”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发展。

凭借深厚的徽雕技艺和独到的艺术见解,2015年查嵘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贵宾厅创作出的《高朋满座》大型石雕壁画,彰显了中国款待友邦的大国气度,成为向世界展现徽州三雕文化精华的杰出作品之一。

一路走来,查嵘经历过事业上的名利双收,也曾千金散尽游走他乡。

他是聪明的,通过借力媒体传播将徽雕带出大山,一夜间变身千万富翁,然而福祸相依,一次失败的商业经历又让他跌入人生谷底,遁入空门。此后在朋友的帮助下,他东山再起,雕刻事业也迎来新曙光。

人生在于折腾。2016年开始,查嵘不再局限于单一的徽雕艺术品创作,而将目光聚焦到徽雕建筑产业化进程中。他投资4000万元在黄山黟县打造了一座独一无二的、全手工榫卯结构木雕酒店,并且成立了“一行汇”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力争撬动更多的社会资本共同推进徽雕酒店事业。“未来我计划在全世界创建1000家酒店,通过这种方式让徽雕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

于查嵘而言,徽雕就是他倾注毕生心血要去传承发扬的事情,“心在哪,人生的价值就在哪。”



 

打造独一无二的徽雕酒店

326国道黄山段,冬日的暖阳慵懒地洒在红杉树上,灰瓦白墙时隐时现,好似一幅流动的皖南水墨画。疾驰50多公里,记者来到了位于黄山黟县的徽州古民居,这里正是查嵘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

跨过高高的门槛,一股清雅悠远的樟木香扑面而来,不张扬、不霸道,悄无声息地渗透过鼻尖和嘴唇,此时一路的风尘仆仆立刻归于平静,滚滚红尘有如尘埃落定。

这个与查家老宅比邻的建筑是就由查嵘一手打造的现代徽派木雕酒店,整个酒店投资4000万元,采用了来自中国、俄罗斯、赞比亚的上千吨木料,以传统榫卯结构打造而成,一共两层半楼,门头、立柱、窗棂、墙壁上手工雕刻了松柏翠竹、蝙蝠鹿兽、如意菱纹等精美纹样,客房布局已然明晰,封顶完工指日可待。

在查嵘看来,这里不仅仅是一个蕴含徽州文化的酒店建筑,更承载了他引领徽州三雕艺术走向世界的梦想。

让世界上更多的人了解徽州三雕的想法还得从两年前查嵘走上国际舞台说起。

2016年,俄罗斯圣彼得堡,“安徽走进俄罗斯”经贸文化展如期举行。

会场上,十几位俄罗斯州长将一个中国人团团围住,热火朝天地聊起来。“很好看!”,其中一位州长竖起大拇指,用几个蹩脚的中文表达了对中国人的敬佩,这个中国人就是查嵘。

作为徽州三雕艺术的唯一代表,查嵘全神贯注地在现场为嘉宾讲解中国雕刻艺术,组团前来参观的州长们对作品上栩栩如生的人物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久久没有离开的意思,直到工作人员反复催促才不舍地往下一个展位走去。

考察团离去不久,那位州长又悄然折返,拿起查嵘面前雕刻着“岁寒三友”(松、竹、梅)的笔筒细细观摩起来。

艺术无国界,尽管语言不通,两人还是兴致勃勃地交流起来,不知不觉就说了一个多小时。

当晚,展会嘉宾列宁格勒美术馆馆长——米哈伊尔•彼奥特罗夫斯基盛情邀约查嵘到他家里做客,“我很少邀请别人来我家,在我这里你看见什么喜欢的尽管开口,我只想交换你雕刻的‘知足常乐’。”

“受宠若惊”之余查嵘陷入了沉思:中国的徽雕艺术博大精深,在俄罗斯尚且如此受欢迎,能不能让更多的人来了解它呢?

在查嵘看来,作为单一的艺术展品传播永远只是一个小众的市场,想要让静态的、远离大众的徽雕走入更多人的生活,甚至走向世界,就一定要让艺术和生活、商业相结合。于是打造一个和现代人吃、住、行息息相关的木雕酒店的想法从他脑海中冒了出来。



回国后他立刻行动起来,第一步就是把自家老宅旁住了50多年的房子给拆了,在原址上新建酒店。“我没盖过房子,更不懂施工,所以没有任何图纸,所有的设计和构思都在我的脑海中。”

为了打造自己梦想中的酒店,查嵘亲自上阵。每天他在施工现场向建筑工人和雕刻工匠口述究竟要怎么盖这个酒店。不懂管理、不会施工,期间他遇到了如横梁承重、木质风化、空间布局等一系列问题,他就去请教专家、查找资料,自己研究数学、物理、化学知识。

酒店原计划建造三层楼,但当房屋结构搭建好后,查嵘站在三楼来回踱步,“空间不够开阔。”于是一念之下,他不惜浪费200万元将酒店重新改建,变成了两层半楼。

倾注大半身家,看似商业化的酒店,查嵘却不按常理出牌,只建了区区17间客房,“打从盖房子的第一天起,我就从来没有考虑经济上的问题,只想为后人留下一座徽雕艺术的建筑。”

因此他不惜重金,请来60多个工匠为酒店雕梁画栋,而支撑他这样做的理由只有两个字——理想。

相比于传统徽州民居,查嵘扩大了天井的尺寸,并且巧思妙想要把它做成一个空中玻璃鱼池,让人们在用餐时一边仰望星空一边欣赏鱼在天上游。

与其说是打造一个酒店,倒不如说是在“玩”,查嵘用天马行空的想法上演了一出“高手在民间”的好戏。

在他看来,艺术虽然承载着人类文明最辉煌的一面,但它本身并不能作为物质满足人们的根本需求。如果把艺术做成产业,再用商业推广艺术,无疑是一个双赢的合作,这种方式为艺术家实现了深度的多向互动,通过“公共化”让其作品和个人价值扩大和增长,同时也拉近了大众和艺术之间的距离。

耗时两年,“查嵘艺术情怀”酒店即将在今年年底竣工,“未来我计划在全世界创建1000家酒店,通过这种方式让徽雕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

然而,筹建酒店的资金从哪来?如何保证酒店的安全、消防、设备合规?又如何运营管理酒店?面对种种实际问题,查嵘清楚地意识到想要打造1000家酒店,但凭一己之力是远远不够的,为此,他专门成立了汇集各行业精英的“一行汇”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目前已落地安徽、江苏、江西三省。

“这个平台将汇聚政、商、艺术界高端人士,形成一个有机的融合体。集百家所长,撬动更多的社会资本共同推进徽雕酒店事业。”从1家到1000家,让梦想照进现实,查嵘才刚刚迈出第一步。 

一辈子只做一件事

决心创建木雕酒店并不是查嵘一时兴起,而是他在徽雕领域积累多年后的开花结果。徽雕第27代传人、中国传统工艺领军人物、中国雕刻工艺大师......如今,查嵘已是载誉满身,然而故事的开头其实只是一个小男孩动了恻隐之心。

那是1976年的一个冬天,8岁的查嵘在自家门前遇到了一个步履蹒跚的老翁,在凛冽寒风中老翁端着一个缺了口的破碗,向他乞求一碗薄粥。查嵘接过碗就跑回家中,踩着板凳踮着脚,不停地往碗里盛粥,然而粥顺着缺口流了出来,怎么都盛不满。

万分沮丧的查嵘将半碗粥递给老翁,那一刻他立志要做出一个怎么也打不破的碗。年幼的查嵘用了三个月时间雕刻出一个石碗,但却再也没能寻到当年的老翁。

从8岁拿起刻刀的那一刻起,查嵘就注定了要和徽雕结下一辈子的缘分。



“最初做徽雕纯粹是因为喜欢,根本没想过什么伟大的梦想。”上世纪90年代,“下海潮”风起云涌,那时全国各地只要哪里需要他雕刻,他就去哪里,意气风发闯荡江湖的生活直到2001年回到合肥才暂告一段落。

彼时已经小有名气的查嵘用自己辛苦赚来的第一桶金在合肥成立了艺术品公司,并在真心大厦搭建起人生中第一个徽州三雕展厅,他信心满满地以为只要把好的徽雕作品带出大山,自然能开拓一方市场。

然而现实狠狠地给他上了一课,缺资金、没人气,公司入不敷出地维持了两年,最终在2003年“非典”袭来时弹尽粮绝。

这次失败让查嵘意识到酒香也怕巷子深,想要做生意必须先有名气,名气一响,生意自然会热闹。抱着背水一战的心情,他找到《参考消息》、《销售与市场》、《商界》等媒体,提出要做广告。
但是没钱怎么办呢?艺高人胆大,查嵘决定用自己的艺术作品做抵押,这一次他赌赢了。收藏家和投资人蜂拥而至,“当时展厅里很多作品连价格都没标,他们就互相竞价,谁出的价格高我就卖给谁。最后大家抢不到就开始预订我的作品,光定金我就收了近千万。”

本来已经打算回家种地的查嵘突然一夜之间成了千万富翁,紧接着他趁热打铁,在2006年举办了首届中国徽雕艺术作品展,在收藏界掀起了一股收藏徽雕的热潮,一时间名声大噪。此时,被成功光环笼罩的查嵘并未察觉危机正在慢慢逼近。

艺术品商人见他炙手可热,于是提出和他合作,用他的品牌在全国开了上百家徽雕艺术品商店,彼时订单纷至沓来,查嵘一心只顾埋头创作,不成想合伙人经营不善,致使他不仅赔光了合伙开店的所有积蓄,甚至还影响了自己辛辛苦苦积攒地声誉,赔了夫人又折兵,查嵘再次回到了一贫如洗的日子。

过山车似的人生让查嵘万念俱灰,他决定放下一切,遁入空门。他来到九华山每日清修,希望自己能够释怀,直到一天清晨,他突然间想通了,人生在世,只要有口饭吃,有个地方落脚,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此后6年间,查嵘“游山玩水”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朋友义无反顾出手相助。

其实查嵘并不是一个通晓社会学的人,他和其他人打交道的方式过于坦诚和直接,“我喜欢你就会和你打交道,不喜欢你无论花多少钱来请我,我都不去!”他的性格就像硬币的两面,但恰恰也是这种真性情让他结交了很多肝胆相照的朋友。

在朋友的帮助下查嵘再次东山再起,于2013年在合肥开设了徽州三雕传承艺术馆,翻开了人生的新篇章。



而曾经的磨难也化作新的创作灵感,他想创作一幅“徽骆驼”,展现澳门博彩官网自古以来以吃苦耐劳,不屈不挠的精神。为了找到有独特肌理的石料,他拉着板车跑到山里,两天后的傍晚他在河边发现了一块百斤重的大石,背面光滑无比,表面凸起处就正如骆驼的毛发,真是再合适不过。

但此时天色已黑,如果叫人来搬恐怕摸不到地方,于是查嵘咬咬牙,徒手用绳子系住石头,拖拽到板车上,步行几个小时把它推回了家。“想想自己吃过的苦,这对我来说都不是事。”
倾注了感情和心血雕刻而成的“徽骆驼”,最终被徽雕爱好者以200万元收藏。

“其实雕刻的过程就好像人生,你每刻一刀都无法回头,落刀无悔。就算是刻错了,也许下一步你会发现不一样的色泽,做出不同的造型,所谓柳暗花明又一村。”

现在,查嵘不仅在合肥安徽饭店和三国遗址公园开设了徽州三雕传承艺术馆,同时还承接了合肥城隍庙的改造工作,他计划在此次改造中融入传统雕刻文化和徽雕作品,全面提升城市的地标形象。
“生命有限,艺术无限,我注定要和徽雕打一辈子交道。”

为世界呈现最美的徽雕

多磨多难,大起大落的人生让查嵘练就了豁达的心态,也让他悟出了人生的真谛。“对我来说,人生最大的风险不是钱财的得失,而是能不能做出更好的作品。”

201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办公楼维修改造,其中作为接待世界各国领导和重要人士的贵宾厅需要重新设计一组彰显中国传统文化的墙壁装饰作品,于是就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甄选,经过一轮轮的考察,查嵘从众多传统手工艺大师中脱颖而出,进入了文化部办公厅副主任都海江的视线。

“我们不规定具体的主题,让你自由发挥,设计一组能充分展示中国传统文化底蕴的砖雕作品,你能做到吗?”

没有主题往往才是最大的难题,为此查嵘闭关一个月静心思索,多年来创作的作品像影片一样一幕幕在他脑海中回放。结合丰富的创作经验和中国人热情好客的传统礼仪,最终他确定要做一组“高朋满座”的壁画。

然而,现代徽州砖雕多采用黄山歙县本地砖作为原材料,这种砖颗粒粗犷,在雕刻时不利于展现微妙的细节,此时查嵘还有另外一种选择——细腻的苏砖。

“我是一个安徽人,一定要用徽州的砖和技法来向世人展现徽雕传统文化。”为了恢复徽州传统的制砖工艺,查嵘撸起袖子跑到田间地头采集各种泥土,反复试验,最终从泥料中加工提取出细腻的泥浆烧制成砖。

创作中,查嵘将历史上中国接见外国使节的细节和徽州人家招待客人的传统习俗巧妙地融为一体,采用传统立体镂雕手法,将每一个人物形象雕刻得栩栩如生,“俗话说相由心生,我要让笔下的人物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历时一年,查嵘完成了这组长6米,宽5米的大型砖雕壁画,壁画彰显了中国款待友邦的大国气度,成为向世界展现徽州三雕文化精华的杰出作品之一。



然而,查嵘并不满足于个人艺术事业的功成名就,在徽雕这条路上他希望挑战更大的目标,那就是推动“徽州三雕”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播和发展。2016年6月,中国徽州三雕艺术在联合国展出,查嵘作为代表在开幕式上发言致辞,“这不仅是对我的信任,更是一种沉甸甸的责任。”

随着近些年国家对工匠精神的大力倡导,艺术品市场越发活跃,但与蓬勃发展的徽雕市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专业人才匮乏、缺乏市场化运营已经成为制约徽雕事业发展的重要因素。“目前市场需求量很大,但真正做得好的雕刻师却不多。”

2017年3月12日,由文化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联合制定的《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经国务院同意并发布,计划提出要发掘和运用传统工艺所包含的文化元素和工艺理念,丰富传统工艺的题材和产品品种,提升设计与制作水平,提高产品品质,培育中国工匠和知名品牌,使传统工艺在现代生活中得到新的广泛应用,更好满足人民群众消费升级的需要。到2020年,传统工艺的传承和再创造能力、行业管理水平和市场竞争力、从业者收入以及对城乡就业的促进作用得到明显提升。

为了落实这项计划,同年11月,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工艺发展工程工作委员会和中国标准化协会传统工艺技术委员会同意组建全国徽州三雕鉴定评估标准专家委员会,由查嵘担任主任。

“国家把制定徽派古建筑考评标准和人才评定的重任交给我,我就不能独善其身,而要让更多的手工艺人提升专业技能。”

在雕刻界,查嵘享有“开脸第一人”的美誉,即他雕刻的观音雕,无论哪个角度看都神情饱满,惟妙惟肖。这不仅得益于他深厚的雕刻功底,同时也是他对艺术创作独特见解的佐证。

“我去美术学院讲课,学生们都很苦恼究竟要怎么做才能把佛造像雕刻出灵气,我告诉他们不要生搬硬套理论上的‘三庭五眼’,在雕刻时要做到‘眼小’、‘鼻大’、‘嘴适中’、‘耳朵点到即可’”。听后,学生们感觉豁然开朗,纷纷表示受益匪浅。

查嵘介绍,目前徽雕艺术的应用多集中在艺术品创作、古民居修复和现代徽派建筑建造三个方面。在他看来,艺术创作是徽雕艺术的根基所在,古民居修复让传统文化得以传承,而现代徽派建筑的兴起则会让更多的人有机会走近三雕艺术。

“有句话叫爷爷做房子,孙子来住。古代澳门博彩官网将砖雕、木雕、石雕融合在自己的房子里,花费大量精力精雕细琢,一座房子可以做几十年,也正因如此,徽州才留下了很多雕刻精品。”

古代澳门博彩官网内敛含蓄,三雕艺术尽藏家中,如今身为徽雕传承人,查嵘要让深藏在大山里的徽雕走上世界的舞台,而匠心打造的徽雕酒店或许正是他践行梦想的最佳途径。    

采访结束时已是夕阳西下,站在酒店的顶楼,查嵘望向窗外,在工匠们“咚咚锵锵”的斧凿木刻声中,那些沉睡的木雕仿佛再一次活了过来。



编辑:戴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