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宜龙:二十年,我就做这一行

发布日期
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创立“家家宜”品牌、生产速冻食品到2012年牵头成立安徽省冷冻行业商会,从收购曾经名噪一时的冷冻食品品牌“阿毛汤圆”到2013年祭出“大手笔”、斥资数十亿元在蚌埠打造占地超过800亩的合一冷鲜城……魏宜龙的商业轨迹从未“偏离”过冷冻行业。


四年时间、弹指一瞬,合一冷鲜城初现规模。冷冻食品仓储、运输、批发等板块环环相扣,形成一条严丝合缝的“冷链”,“完全建成后,合一冷鲜城的年交易额有望突破百亿元,形成覆盖皖北、辐射3000万人口的一站式冷鲜交易平台。”

安徽合一冷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魏宜龙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合一冷鲜城是安徽省内为数不多的冷鲜批发市场,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改善安徽冷链产业落后的局面。

公众对食品安全的重视和期待,让冷链产业站上了急速发展的“风口”,魏宜龙认为,衣食住行始终是最大的“风口”,必将产生众多现象级的企业,在党的十九大提出“实施食品安全战略,让人民吃得放心”的历史当口,“冷链行业必将迎来新一轮大爆发”。

一方面,冷链是保障食品数量安全、质量安全的有效手段,更是农业现代化、产业化的必经之路;另一方面,随着我国城市化率和居民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我国冷冻食品消耗量将大幅攀升,“冷链产业大有可为”。



“要做,就做最好”

从蚌埠高速公路出口驶出,不过5分钟车程,便是合一冷鲜城。与周边车水马龙一派繁忙景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尚未正式投入使用的冷鲜城格外安静,但此时的魏宜龙,心中却是一腔热血。占地131亩、拥有6万吨冷库、500多间商铺的一期工程,从项目落地到开工建设,再到现在的试营业,用时不过四年。

时间追溯到四年前,彼时,蚌埠市政府计划将市中心的冷冻市场外迁,在淮上区重新打造一座逾800亩的冷冻批发市场;另一边,百公里之外的合肥,早有意布局冷链产业的魏宜龙正为无“地”施展而发愁。

蚌埠交通便捷,水陆交通网覆盖皖北、辐射华东,更是华东地区重要的冷冻行业重镇。改革开放后,当地的冷鲜批发市场一直火爆至今。区位优势显著、市场成熟度较高。2013年10月,作为安徽省农委和蚌埠市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合一冷鲜城正式落户蚌埠。此后的四年,魏宜龙将全部的心血倾注于此。

尽管看重项目进度,但这并不妨碍魏宜龙对项目品质近乎苛刻的追求。“要做,就做最好的,细节决定成败”,这是他在项目推进会上最常说的一句话。

合一冷鲜城设计之初,他没有盲目听从第三方机构的设计方案,而是结合自己多年从事冷冻行业的经历出发,以符合客户需求出发,先后易稿30多遍:冷库与商铺之间的最佳距离是多少、运输车辆如何进出、商铺之间如何实现功能划分,甚至,众多商户和采购商的车辆如何停放……事无巨细,他都一一考虑。

建造安装过程中,为了美观,魏宜龙突破国内大多数批发市场的通行做法,以建安成本提升15%的代价,在墙体外立面上安装了幕墙。在冷鲜城最为核心的冷库环节,魏宜龙更是“不惜血本”,采购行业内全球最好的压缩机及重要设备,以保证6万吨冷库的室温能够恒定在远优于国家标准的零下22度……

四年后,当总投资超过5亿元的合一冷鲜城一期工程呈现在世人面前时,一切艰辛付出都化为了惊艳。项目竣工当天,蚌埠市有关领导参观时曾经三次感慨到,“合一冷鲜城这个项目做得太震撼了”。

也正是因为这种“震撼”,蚌埠市政府决定,把这块规划逾800亩冷鲜批发市场剩余的用地也全部交给合一冷链,用于合一冷鲜城建设二、三、四期项目。

深受政府认可的同时,市场的表现更是超乎预期。

今年5月,合一冷鲜城一期项目开盘,短短几个月时间内,500多套商铺中用于销售的200套全部售罄;300多套自持物业全部租出;6万吨冷库中的库位也被预定一空。

一组数据足以说明合一冷鲜城在安徽冷链产业的行业地位:

目前安徽最大的农贸批发市场 “合肥周谷堆”的冷库容量不过2万吨,仅为合一冷鲜城现有冷库的1/3;“合肥周谷堆”占地面积约为1100亩,合一冷鲜城整体项目完工后,算上周边400亩果蔬批发市场,总面积达到1208亩。

首战告捷,魏宜龙并未放慢脚步。据他透露,预计到今年底,二期工程就将竣工。

一二期项目叠加,1000多间的商铺将产生高达百亿元的年度交易额,业务覆盖周边300公里的城镇,辐射人群超过3000万。而当项目四期工程全部建成后,合一冷鲜城将具备冷冻、鲜肉、干鲜、水产、副食品、粮油、茶叶、厨具及酒店用品批发等多种业态,冷库容量突破20万吨……

与之相呼应的是,围绕商户的各项需求,冷链配送、供应链金融、网络信息平台等一系列配套服务也已就绪,一个涵盖冷链各个环节的产业闭环已现。

此外,合一冷鲜城正向海关总署申报建设“冷冻肉类及水产进口内陆保税仓”,一旦成功,将填补安徽在这一方面的空白。



“落后也就意味着机遇”

倾尽多年经商的积累、押注冷链产业,并非魏宜龙的冲动之举。从安庆走出的他喜好独处修身,勤于思考。

他判断,在中国农业现代化进程不断加码的历史节点,农业现代化靠的是农业产业化,而农业产业化的基础和支撑,就是冷链产业的发展,可以说,大力发展冷链是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必经之路。

“为什么很多国外的农产品进口到国内,价格比当地还要便宜?就是因为农业产业化,国外通过科学的、合理的产业化种植模式,实现了高产”,魏宜龙打了一个比方,“蚌埠这样一个地方种土豆,亩产在1000斤左右,哈尔滨则能达到1300斤,质量更优,从产业化的角度来看,我们应当把全国的土豆种植都集中到哈尔滨这样纬度的地区”。

这里面就涉及收获后的存贮问题,如果没有一条覆盖冷库、冷链运输、冷冻食品生产销售等环节的冷链产业,土豆收获后如何从位于东北的哈尔滨销售到全国呢?

更为关键的是,作为农业现代化重要支撑点的冷链产业还是“食品安全”的重要保障。

在魏宜龙的眼中,食品安全包含两个方面的内容:

一是食品质量安全,从保质、保鲜的层面来说,包括海鲜、肉类、蔬果等在内的多种农产品都必须依赖冷链产业的完善和发展;

二是食品数量上的安全。当前,我国居民吃饱饭问题看似已经得以解决,但魏宜龙提供的一组数据却值得深思:我国农产品在采摘、保存、运输、销售等各个流通环节因冷链缺失造成的损失率高达36%,欧美发达国家这一数据在5%上下,而如果节省出来的31%足够再养活4亿人。

“国家为了保障粮食数量安全,反复强调18亿亩的耕地‘红线’,其实,发展冷链产业也同样具有保障食品数量安全的作用”。魏宜龙提供数据显示,美国冷冻食品的消费占比食品消费总规模的97%,欧洲和日本的这一数据在90%以上,我国则只有5%。

对于这一悬殊的差距,业内普遍认为是由于我国城市化率水平低下以及消费观念掣肘所致。但魏宜龙并不完全认同。

“城市化率低只是表面现象,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居民收入水平低,而往往冷冻食品的售价过高”,至于国人更偏好新鲜食品的消费观念,魏宜龙并不否认,但他直言“导致这一现状的原因,是我们的冷链没做好”。

他以牛肉为例,肉牛宰杀后迅速冷冻、冷藏,牛肉能够最大限度排酸。这样的牛肉反而更新鲜,口感也是更好的,“我国的冷冻肉类不新鲜、口感不好,问题就出在冷链断了”。

具体到冷链的各个环节,日本冷库的温度标准为零下24度,我国则只有零下18度,很多冷库还达不到这一标准;更为要命的是冷链运输环节,很多本该使用冷链车运输的产品使用常温车运输,到达目的地后二次冷冻甚至多次循环冷冻,据魏宜龙推测,这种不符合要求的运输占比超过60%。

此外,很多用于冷冻产品销售的低温柜温度也远远达不到标准,“这样的冷冻产品怎么可能新鲜、怎么可能好吃呢?”

如果把中国比作是全球冷冻产业的“洼地”,那安徽的现状则更让魏宜龙感到心急。

作为农业大省,安徽至今没有一家本地冷冻食品品牌的年产值超过亿元,反观同样是农业大省的“邻居”河南,思念、三全、双汇等一批具有代表性的冷冻食品品牌年产值早就达到数十亿元甚至数百亿,同时,它们借力资本市场夯实行业地位。

“2016年底,安徽的冷库容量约为57.6万吨,江苏省为800万吨,我们连别人的1/10都不到,怎么办?”

言及这些,身为安徽省冷冻行业商会会长的魏宜龙有些“挂不住面子”,强烈的责任感和情怀促使他下定决心改变这一现状,作为会长,他直言“责无旁贷”,“落后,有时候也就意味着机遇”。

在他眼中,安徽冷冻产业发展了,随之而来的便是农产品深加工和农业产业化的“爆发”,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助推农村脱贫工作,“农民脱贫不能一味地往城里赶,要让他们在土地上增加收入。”



发力信息化建设

好在,近几年国家大力推动冷链产业,这让魏宜龙等一批行业“守望者”看到了“春天”。在他眼中,2010年是行业发展的“拐点”。

这一年,国家发改委《农产品冷链物流发展规划》出台,冷链产业的各项数据随之飙升:2010年我国冷库的容量总和为800万吨,其中还有400万吨亟需淘汰,2016年这一数字翻了数番达到5000万吨;2010年我国共有7万多辆各式冷藏车,2016年冷藏车数量突破30万辆……

政府的高度重视纵然助推了行业的加速发展,但依然无法在短时间内、从根本上改变落后的局面。

“万里长征第一步”,魏宜龙引用这句话概括我国冷冻产业所处阶段,“就拿冷库来说,我国人均冷库面积想要赶上美国的水平,就得再建1.5亿吨冷库。另外,我们现在上万吨的大冷库是有了,但还缺田间地头的‘小冷库’、还缺分销用的中型冷库、社区冷库等等,任重而道远啊”。

账面上的差距固然明显,但在魏宜龙看来,硬件的差距并不可怕,“要命”的是,中国冷冻产业软实力建设方面几乎是空白。

按照国际通行标准,冷链产业大致可以划分为7个环节:冷冻食品生产加工、冷冻食品存储、冷冻食品运输、冷冻食品销售、冷链设备制造、冷链标准化建设、冷链信息化建设等……其中,国内大多数冷链企业都在前4个环节上做文章,但后面3个环节之于产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没有设备怎么做冷链?没有标准市场如何规范?”不过,魏宜龙强调,相比以上两点,信息化建设更具有现实意义,“也最容易看见成效”。

他举例道,一辆冷链车从合肥运货到广州,如果在广州找不到货源,就只能“空载”回合肥,这样运输成本必然提升,也必然会被转嫁到货主以及消费者身上。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冷库和货主身上,有些冷库“人满为患”、有些冷库却“无人问津”,“这些都是信息不对称导致的,如果能有一个涵盖冷链各环节、各参与者的信息平台,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合一冷鲜城信息化建设工作已经开启,愿景虽好,但面临的挑战却不少。据了解,截至目前,国内已有30多家冷链信息平台相继“倒下”,原因是各式各样的:平台流量少、货主与车主信任问题、供求信息真实性等等……

言及具体举措,魏宜龙卖了个关子,“暂时保密”。

着力信息化的同时,魏宜龙时常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作为一个交易平台,合一冷鲜城如何严控食品安全?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本,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食品安全战略,让人民吃得放心”,这既让他振奋,也倍感压力,“如果有消费者从合一买到了假货,我们该如何交代?”

这一次,魏宜龙祭出“狠招”:

未来,凡是进入市场的食品都要经过合一的检疫检测,不合格产品一律禁入;而在离合一冷鲜城不远的合一工业园区内,魏宜龙计划对入驻企业实施“合一认证”,同时启用物联网技术,对产品的各项原材料实现可追溯。

“通过这些,我们不仅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食品安全进行把控,同时更能把‘合一认证’打造成一种标准化体系,成为老百姓信得过的品牌,当然,实现这些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会先行试点,再逐步推广”。



衣食住行是最大的“风口”

经常有同行问魏宜龙,“冷链行业中失意者那么多,为什么你能够做起来?”每当听到这样的疑问,他总是会报以谦虚的微笑。他深知,如果冷链产业存在门槛,那么,一定是丰富的从业经历和社会良知。

从22年前创立家家宜品牌生产速冻食品到2012年发起成立安徽省冷冻行业商会并担任会长,再到收购安徽本土知名冷冻食品品牌“阿毛汤圆”……魏宜龙堪称是安徽冷冻食品行业发展的见证者。
用他自己的话说,“20多年专注做任何一件事情,想不成功都难”。

20余年间,魏宜龙经历过房地产、金融等各式各样的商业诱惑,他也曾抱怨过“做冷冻行业还没有倒房子赚得钱多”,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坚守”,“很多行业短时间内看似风光,但泡沫终究是泡沫”。他的商业逻辑格外“朴素”,“衣食住行始终是最大的‘风口’,必将产生众多现象级的企业”。

时代从来不会辜负有心人,魏宜龙终究“守得云开见月明”。

坚守“阵地”的同时,在他的身上,抱团发展的精神体现得淋漓尽致:发起成立华商书院安徽校友会、创立安徽省冷冻行业商会、发起枞阳同乡会……这些,也为他带来了“意外”的收获。

在资金使用层面,合一冷鲜城竟然没有一分钱银行贷款,据魏宜龙透露,项目一期工程逾5亿元的资金完全是以股权融资的方式筹集,“这就是别人对行业和个人的认同”,在其看来,冷链产业是真正利国利民的事业。

对于行业发展的走势,他判断,国内冷链产业还有至少10年的强劲发展期,但5年后,行业门槛形成,“想再进场就不容易了”;

另一方面,他认为,国内冷链产业会与冷冻食品生产加工紧密结合,甚至是融为一体,“在国外,大型的冷冻食品生产企业往往涉及整个产业链,中国迟早也会走到这一步”。

当前,合一冷鲜城一期刚刚进入试营业阶段,但合一冷鲜城的招牌已经在业内打响,淮北、安庆、贵阳、大连等多地政府已经发出邀请,希望魏宜龙能够把项目复制到当地。

尽管“复制”是拓展事业版图的必经之路,但他却坚持“等到我们自己的项目做出些成绩再说吧”。

晚秋的蚌埠,傍晚寒意逼人,站在一期项目楼顶的停车场,倚靠着栏杆,望着仅一条马路之隔的二期工程,魏宜龙用力一指。




编辑:储 丽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