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普:做投资依旧敢说真话,共享单车有钱也不投

发布日期
普雷资本发布会过去还不到2个月,作为一家新成立的投资机构,在没有投出独角兽之前,应该是一种鲜为人知的状态,普雷资本却获得了极高的关注度。占据各大媒体头版头条的同时,各种项目BP也纷至沓来。这样的情形通常需要一家新锐投资机构5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积累,而世人给予普雷资本如此密切的关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和其创始人赵普息息相关。

赵普,1971年4月24日出生于安徽省黄山市,前央视主持人

作为最不缺少关注度的央视,只要和这两个字扯上关系,便自带流量和话题,赵普也不例外。身为前央视主持人,无论是辞职、创业、还是投资,都备受舆论关注。然而,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高调了,自2015年离开央视以后,他像是消失在了大众视野里。现如今,媒体提到他,仍然会用前央视主持人的前缀,这或许说明赵普离职后在事业上所做出的成绩,并没有盖过此前央视的这座高山。而未来,他带领普雷资本在投资领域所造就的成绩或有望登顶新的高峰。

文 化 与 资 本

如果说普雷资本的出现仿佛夏日的一声惊雷,那么赵普两年多的努力便为普雷资本的创办做了最好的积淀。

自央视离职以后,赵普做了许多与创投有关的事情。他助民卖枣创办社会企业“普哥”品牌;加盟匠人手作电商平台“东家”,并出任合伙人;工作之余就读AMP与MBA商学院,积累商业素养;与此同时,他以自有资金的方式从事天使投资,涉足大健康、新媒体、国际民宿等领域。也是在这期间,他发现资本的推力能铸就产业的蓬勃发展,他似乎渐渐感受到了资本的魅力所在。

而随后与“77文创”创始人王雷的相识,与MIH投资腾讯的操盘手汪之雄的相知,似乎为普雷资本的创立奠定了“人和”的基础。


从左至右依次为汪之雄、赵普、王雷
 
在加盟“东家”成为合伙人期间,赵普为了帮助东家顺利落地北京,认识了“77文创”的创始人王雷。这位清华硕士来自陕西,七年前开始创业,为北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高品质的文创园区。赵普评价他:王雷常常以理工男的犀利刺破虚妄的文创梦。他亲眼见证了大量文创项目的起落沉浮。他认为做文化产业,没有脚踏实地做不成,没有资本资源做不长,没有浪漫情怀做不好!而在赵普看来,王雷三者皆备。

另一位主人公,在赵普眼中,颇有“民国四公子”张伯驹的气韵。他早年代表MIH投资腾讯,为所在机构获得了超过1200倍的回报同时也实现了自身的财务自由,于是功成身退,大隐于市,他便是如今普雷资本的另外一位合伙人汪之雄。他最大的爱好是收藏古籍善本,并曾公开表示:只是暂时的保管者,择机将全部捐给国家。赵普评价他:以一己之力蓄藏中华瑰宝。

也许是对文化的共同热爱,又或者是上天的有意安排,三人自此聚在一起,普雷资本也应运而生。

正如赵普所述:“我、王雷、汪之雄,三人本无交集,现在却因为‘文化’二字成为同一故事的主角。我们都是文化的信仰者,我们都确信文化将会成为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而投资必然是‘新引擎’中不可缺少的要件。拥有资本的推力,文化产业的发展才会真正蓬勃。有越来越多的案例可以证明,无论是‘东家•守艺人’的高速增长,还是‘77文创’的开枝散叶,都明确显现出资本的流向和力量。这一判断最终促使我们三人创建了‘普雷资本’——一家致力于文化产业的投资管理公司。”

战 略 与 战 术

2017年6月份完成注册,7月份召开发布会的普雷资本目前已管理的基金规模达数千万人民币。和大谈智能制造、新能源、新教育等时下火热投资领域的投资人不同,赵普极其关注文创领域的创业项目,采访过程中他反复提及“文化创富”四个字,他相信文化的商业价值。而普雷资本的第一期基金也主要用于投资文创领域的项目。

第二期基金目前也已经开始募集,计划为人民币2到3个亿的基金规模,将用于投资城市更新等领域。

作为普雷资本的董事长,赵普扮演着掌舵人的角色,而团队的分工用他自己的话说便是“我负责战略,王雷负责策略,汪之雄负责战术。”换言之,赵普通常是看赛道,王雷看选手,而汪之雄负责通过严密的数据与逻辑分析,判断出最终应该投谁。

这样的团队构建符合赵普“以人之长,补己之短”的处世哲学。他在央视多年新闻工作的职业经历,赋予了他用相对宏观的视角看待万事万物的方式,用在投资方面他更适合定夺大的方向,对大趋势的拿捏也会更加到位。但同时他又知道自己文科生想象力丰富,做事更多时候凭感觉,有时候甚至有些天马行空,唯有王雷与汪之雄理科生的严密逻辑能与之互补。因此一开始的团队便构筑了完美的铁三角,为后续普雷资本的投资之路助力加速。



《澳门博彩官网时尚》封面人物

忙 碌 与 高 效

现阶段,除了筛选项目之外,普雷资本团队每天会深度考察至少一个项目。“每天到我这里至少有一个精心筛选后的项目,而投资团队那边每天要看几十个才能选出一个符合我要求的。”赵普说道。

转投资人后的忙碌是显而易见的,赵普现在的时间安排几乎处于满负荷运转状态,包括这次采访也是见缝插针。同样是央视主持人转做投资人,紫牛基金张泉灵对此也许更能感同身受,她曾表示:做主持人的时候已经觉得够忙了,没想到做投资人之后发现之前主持并没有那么忙。做投资真的是完全没有喘息的时间,就像穿上一双红舞鞋。

从另一方面来看,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普雷资本拥有77文创过去数年来深耕文创产业的项目积累,加上赵普自身的品牌传播,在一开始的时候便有足够多的优质项目可以消化。他们没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也不需要像其他的初创机构一样为了寻找项目而谋求与FA的合作。对于普雷资本来说,现阶段主动找上门来的项目,投资团队也看不完。

如果看到合适的项目,通常在一个月内,普雷资本便会与创业公司签下TS。赵普表示“一般一个项目从接触到决定投资与否,在一个月内我们就会敲定。” 这种高效的决策方式,似乎与创业公司的运作机制更为相似,也让普雷资本在项目投决中尽显优势。

对于投资打法方面,普雷资本在一开始便围绕77文创的文创产业链做了一系列的战略布局。首先,普雷资本将会基于77文创园区平台上现有的文创项目展开第一轮有计划的战略投资。其次,随着77文创逐渐走出北京,落地全国,普雷资本对文创项目的投资也随之遍布全国市场。同时,作为77文创的投资方,77文创落地其他城市的融资计划,也在普雷资本的项目投资计划之内。如此双管齐下,普雷资本在2017年下半年有望创造漂亮的投资成绩。

除了投资环节的布局优势,普雷资本在所投项目的后期服务上也费心不少。

基于文创项目多聚集于77文创内的平台优势,普雷资本每个月至少会举办一次线下活动,让创始人聚在一起,互相认识。‘近亲联姻’是赵普形容文创项目合作的最佳用词,他认为两个文创项目的结合可以产生的化学反应是非常奇妙的。他举例:一个做电影的和一个做戏曲的组合在一起,会产生什么新的项目,我们无法预估。而这种奇妙的联姻在普雷系的被投项目中时有发生,并有可能发生在任何两个项目身上。

普雷资本甚至会参与普雷系被投项目的月度复盘会,与创始团队一起构建项目的后期发展,真正做到资金、战略、资源、认知等多方位投后服务。但同时,普雷资本会尽力把握好参与项目的分寸感,力求做到帮忙不添乱。


赵普

残 酷 与 浮 躁

如果问今天的赵普身上还有哪些点可以看到当初央视主持人的影子,那便是他说:“投文创项目,我最主要看它是否代表了人类文化的前进方向”的时候。从这一点上看,他似乎还是那个坐在主播台上心系天下的主持人。

他曾经直言不讳地揭露老酸奶黑幕,如今他痛批共享单车的资本大战造成了太多资源浪费,并表示即使赶上了时机,拥有实力他也不会投资造成大量社会资源浪费的项目。

或许你会想,赵普随着做投资人时间的拉长,这种投资理念应该会产生变化。但他回答说:我都四十多岁了,一般情况下不会再有太大的改变。

他的这种坚决,以及知识分子的济世情怀,仿佛是一种宿命般的注定。

从他喜欢的创业者身上也可以看出一二。采访的时候,他对特斯拉产品以及其创始人埃隆马斯克赞不绝口。他认为投资特斯拉的投资人是值得人敬仰的,因为他们在为全人类的未来考虑。而普雷资本也希望投出更多文创领域的特斯拉,造福人类,传承中国文化至更远的未来。

以上种种,并非赵普不看重文创项目的商业价值,只不过在他看来项目获利不只是单纯的金钱获利。在一个项目的投资上,除了资金回报外,福报也是一种获利。就像他反复强调的那句话“财富的本质不是金钱,而是福报。”

从主持人到创业者,再到投资人,如此大幅度的跨领域转换,赵普也只用了短短两年时间。这种快速的身份转换背后,体现的是赵普快速的适应能力以及敢于重新开始的勇气。

他现在甚至可以做到亲自劝退员工,这在他此前的职业生涯中可谓罕见。“我们以前在工作中哪里会有领导来找你谈话,告诉你不合适,劝你辞职?大家都是想着慢慢培养。这样的尴尬场面我以前想都不敢想。”赵普表示。

肩负创始人与投资者的双重身份,他承认创业公司在今天的社会所面临的残酷与浮躁。“一个还在市场中挣扎的初创公司,它拿什么去等你成长,又如何让自己处于从容淡定的态势,唯有通过快速换血来拉动企业的战斗力与竞争力。”

随着话题的不断深入,他内心的真切感受也渐渐涌现。在采访快接近尾声的时候,他说:“人们不会因为你之前是央视主持人,而对你发自内心的尊敬。当然表面的客气是有的,那是别人顾忌你之前在主播台上积累的赞誉。但是你在新的领域,你需要重新做出漂亮的成绩。如果在新领域两三年内没有做出好的成绩,别人心中就会认为你是在混。而一切的争辩都没有意义,唯有你做的事情能换来别人心底由衷的信服。”




编辑:储 丽
责编:丹妮